kz2000.jpg (5663 字节)

《大成礼拜杂志》(之二)


段正元 著

第四十九礼拜公有之学而

民国二年二月十六日记

问、学而全章。又是如何。

答、孔子幼从师项橐。得文章之学。后问礼於老聃。得闻大道。故有朝闻道。夕死可矣之叹。知大学之道。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故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於至善。将大学先天之道。化而一之。以作论语。首言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明明德完全也。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亲民完全也。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在止於至善完全也。此三节其中小而伦常日用。大而希贤希圣希天。万教圣贤。非有此三节。实不能成全一事。此三节书。不亦说。不亦乐。不亦君子。统群真之妙法。为万教之纲领。任尔中学外学。新学旧学。舍此而无教也。

【文话解】子曰二字之义。前已详言之矣。学、大学也。先天之道。近在身心。远包天地。无物不赅其内。不知而求其知。不能而求其能。亦学也。习者、知而复求其知。能而复求其能。说、喜悦也。指点学中之旨趣。令人自领。觉后天之事。未有如此之可喜悦。而学自有不容已者。朋同类也。又群也。言我学既成。同类之人。群来从学。人之学愈推愈广。我之学。愈尊愈光。性真之舒畅。自有不能遏御者。故乐也。圣人之道。内而存心。外而视听言动。善与人同。本平常也。而平常做到恰好处。通神明。参天地。却又奇妙。不知者。如好奇之人。以圣道平常而忽之。平常之人。又不知圣道之奇妙。不愠者。我惟涵养心性。与天地合德。尚友先圣先贤。而心中常有真乐。人之不知。不能损我真性之毫末也。君子人之尊称。我有学而人不知。人则卑卑不足道矣。我则卑以自牧。乃得为君子。则人以众而卑。我以独而尊。人何乐而不好学也哉。

问、道家之经。由天说至人。由无说出有。释迦之经。由性说至天。由空说出实。儒氏之经。由实寓其神。由人说至天。超莫超於道。空莫空於佛。实莫实於儒。惟学而一章。空超已极。大学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於至善。犹曰道也、德也、民也、善也。中庸曰、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犹曰性、曰道、曰教。惟学而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所学者维何。时习者维何。之者何所指。说者何所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朋何来也。来何乐也。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不知者维何。不愠者维何。君子人也。可也。何不亦君子云然也。孔子出此空超之言也。殆非儒耶。何以门人记而冠诸首。

答、学而一章。大学中庸合一之书也。穷理尽性。以至於命。人道、性道、天道、贯而一之。万教经典。大道神妙。无不包括其中。非至圣其孰能语此。儒为三教之宗。万教之统。下学上达。完全大道。於此章足以见之。学者何。大学之学也。成圣成贤方谓学。成佛成仙方谓学。成真作圣方谓学。成己成人方谓学。学者下学也。所以穷理。(穷理言外。)将以尽心。(尽心言内。)尽心则可知性。穷理则可尽性。下学即可上达。故学曰而。而者、由后天以进先天。尽人事以合天道。天人合一。即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其义俱在而字之中。(而字至虚至宝。一字后天。一字先天。简括已极。眉目爽然。唯圣者能之。)故曰时习。时习者。时时执中。顾 天之明命。率性以建中於民。修道以达和於天下。道即在我。我即是道。故曰道也者。不可须臾离。时习之义也。大学明明德一句。亦在而字之中。明明德者。明明德於天下。本诸身以徵诸庶民。故曰时习之。(上焉者。虽善无徵。无徵不信。不信民弗从。下焉者。虽善不尊。不尊不信。不信民弗从。俱含时习之义。)习而曰时者。不习之习而自习。性道然也。故时习则乐。毫无苦趣。故曰不亦说乎。说者说之於内。不说而说。说而不说。故曰不亦说。徵诸庶民。则庶民从。修己以安百姓也。故曰不亦说。说而曰乎者。性道之徵。有同然也。故曰乎。此节穷理之极。尽性之阶。学之一字。包罗佛经之道。而之一字。包罗佛经之法。时习二字。包罗佛经之功。不亦说乎句。包罗佛经之妙。儒佛之学。俱於此尽之。是谓至德。至德即可凝至道。故曰有朋自远方来。不曰君臣父子。而曰朋友者。在彼无恶。在此无射。近悦远来也。不曰朋友。而曰有朋者。达后天之伦而言先天也。朋者、四海之外。六合之内。玄穷之上。无无之中。同此上帝之光。一道之德。有缘之圣。有关之真。由爽至白。历劫种亲。莫不聚首。往来一堂一室。故曰自远方来。远者、大周大界。来者、千叫千应。朋而曰有者。性与天道。感而遂通。有朋自远方来者。神之格思。与天为徒。故曰乐也。乐者、考诸三王而不谬。建诸天地而不悖。质诸鬼神而无疑。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不亦乐乎。乐而曰不亦者。乐之於外。神诚於内。不乐而乐。戒慎恐惧。是谓真乐。(不亦乐乎句中。尚含克己复礼功夫。)故曰不亦乐乎。乎者、顺(顺天命也。)则俨然一体。悖(悖者、己有未克。罔念作狂。悖天命也。)则判若天渊。莫见乎隐。莫显乎微。诚之不可掩也。故曰乎。此节为尽性之达。亲民而达亲仁之阶。光明一觉。人天晤对。故曰人不知而不愠也。人不知者。君子之所为。众人固不识也。(暗含儒家。)而不愠者。慈悲为怀。冤亲平等。(暗含佛家。)人不知而不愠者。以上帝之心为心。以上帝之道为道。栽培倾覆。由人自取。(上帝随人愿。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无所容心於其间也。(此而字实义。以其不知是以不愠。此句暗含道家。三教包含其中。)故曰不亦君子乎。君者、人中之主。大道之倚。(夫焉有所倚。)子者、万教之归。上帝之表。君子者、语大天下莫能载。语小天下莫能破。(此君子道成德备。功化圣神也。)不曰圣贤仙佛。而曰君子者。大同之世。以儒为宗也。(大同为万殊一本之时。故曰万教归儒。一以贯之。)君子而曰不亦者。上配上帝。下育群生。位天地而育万物。参天两地而一之者也。不亦君子之君子。君子之非君子。下学而已上达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故曰乎。乎者、荡荡乎。民无能名焉。一贯之中也。此节为尽性之极。至命之初。亲民之圣。止至善之正。首章由人道以至性道。由性道以达天道。学而时习一句。儒入佛也。(入德之门。德含释家。参阅人伦道德研究会启。)有朋自远方来句。儒佛一体也。人不知而不愠句。上达道也。不亦君子句。三教合源。万教归儒。一以贯之。代表上帝。儒道之中庸也。故曰先进於礼乐野人也。万世之师也。后进於礼乐君子也。大德受命也。大德不受命。虽有其德。苟无其位。不敢作礼乐焉。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民无所措手足。民之不安也。天果欲大道之行也。衷大德以平治天下。则学而之学。明於天下。行於万世。道天下以德。齐天下以礼。将以安天下之民。君子之学也。(学字起。学字落。学以致其道。实行之学也。此解决学而真象。性与天道之说法。不可得而闻也。此章之包罗。不可以言语尽也。玩索而有得焉。终身用之有不尽者。)

问、不亦说乎之说字。本为说话之说。各解诠为悦字。毋乃误乎。

答、论说字本系说话之说。此为天命之性。神而明之。神在说也。说之无声。听之不闻。不说而说。性灵自说。受天命之意也。能毋悦乎。说而解悦。文章解释。说而有悦。内圣之乐。儒家之经。有穷理尽性至命三层解释。能包罗万教。一以贯之。修身而知天命者。其自寻之可也。(问谈录)

问、读书只是明后天之理。存养乃能明先天之道。

答、故君子之道。本诸身也。不明乎善。不诚乎身。

问、红尘者。上帝之倒影也。倒影必收。故曰假也。苦海也。而人不觉其苦者。生气之所在也。谓红尘为生气之所化可也。易曰、蒙以养正。圣功也。红尘者、道之蒙也。养正者、儒家之事也。正而上者。佛家之事也。上而化者。道家之事也。故儒家重人道。其功用在平治。佛氏重性道。其范围在普度人物。道家重天道。其权限在天地人神。此三教之所以分。即三教之所以合也与。

答、明乎此。则治国平天下也。其犹视诸掌乎。

问、刀山地狱。为仙佛圣贤之慈悲。牢狱枷锁。为帝王将相之仁政。孔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岂若妇人之仁哉。故曰爱之能勿劳乎。世人嗤佛为慈悲普渡者。不知地狱之说。儒以素位而行。现在立说。故以直报直。现在即了。无俟死后。无待来生。仁心仁政。人所见也。佛以因果立说。三生品论。报应昭彰。人不知也。

答、儒与佛也。殊途同归。而儒为入德之门也。

问、儒氏因材而教。栽者培之。倾者覆之。人道然也。佛氏慈悲为本。物我平等。普渡众生。性道然也。

答、人道率於性。性道出於天。天道乃人性两道之分归。此其所以为道祖也。

问、伦礼会之名礼也。其义何在。

答、道之动为理。理之象为礼。理者思也。礼者可思可言。而可行也。儒者人道也。故孔子言礼。每多礼乐之礼。易言穷理尽性。以至於命。理言穷者。穷而后行。尽性也。尽性者、循礼也。即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然后笃行之也。(刍谈录)

第五十礼拜释道之学而

民国二年二月廿三日记

问、闻先生所讲学而一章。足见儒门重在伦常日用。但是否与释道相合耶。

答、儒教者、可以统释道也。故万教皆当归儒。其学而首章。外是包罗天地之象。内是踏实的功夫。

问、我今不问踏实功夫。愿闻包罗天地之象。合不合性与天道。

答、学而时习之。是空空洞洞之学。内中即是性道也。而时习、即是穷理尽性。以至於命之功夫。即是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之说。不亦说乎。明其道也。有朋自远方来。精气神三宝合一也。天地人一贯。阴阳一理。而无阻隔。故孔子梦见周公。常与圣贤相往来。周知鬼神之情状。阴阳无阻。不亦乐乎。通天达地。出幽入冥。人不知而不愠。道即我。我即道。仰不愧天。俯不怍人。惟有自问其心。事非知己。愠之何益。不亦君子乎。这就是性与天道之君子。包罗天地之象。语大天下莫能载。语小天下莫能破。中人以上之说法也。

问、或曰、我非求性道之人。所尊是朱子。请讲圣人之文章。与理学中之实事。是否与学而时习之一章相合。

答、学者动静之功。言行之事。始终不离乎习。故曰时习。得夫子之传。如颜曾思孟。皆是学也。时乎时乎。不可须臾离也。安可习焉不察耶。不亦乎者。翻说之词。指点人之自领也。说者性中得来。惟得其真乐者知之。下两乎字意同。朋、同类也。学问超群。名震远方。自远方来。即今游学之意。学其所未学。而又能温故知新。发前人所未未发。人无不得道而去也。此即修道谓教意也。己明学而使人人共明。五德五性。各反其初。俯仰无愧。固非世俗之乐。所可同日而语也。至天降大任之逆境。视其学问纯否。涵养到否。知天命。忘得失。不知不愠。即中庸遁世不见知而不悔意也。道学纯。而德备。称为君子者。即故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语小天下莫能破也。(问谈录)

问、先天之道。与后天之红尘。大相径庭乎。儒氏之道。所以平治天下也。天爵人爵。一以贯之。故曰大德必受命。修其天爵。以从人爵。待其人而后行。当其未行也。曲肱饮水。箪瓢陋巷。犹曰在陈绝粮。及其行也。是天将以夫子为木铎。盖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先难而后获也。故仆仆风尘以后。自宽以勉人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君子忧道不忧贫。君子谋道不谋食。抑享天爵者。难乎享人爵。元午未中。先天之与后天。难乎一贯也。

答、君子遵道而已矣。大道之未行也。悲天悯人。大道之将行也。修己安人。莫非道也。莫非命也。及其成功一也。大行穷居。易地皆然。

问、惟仁者。能爱人。能恶人。顺天尽人耶。

答、仁者、天地之心。栽者培之。倾者覆之。因其材也。

问、道家之世。天地初开。阴阳也。归根复命。真阳也。释家之世。纯阳也。儒家之世。半阴半阳也。何曰惟仁者。能爱人。能恶人。

答、德行之世。有是说也。其初已乎。(刍谈录)

第五十一礼拜工艺之学而

民国二年二月三十日记

问、闻先生讲学而。最宜於上等人。我等工艺人。不知圣人性道。又不知理学。学而於我等适宜否。

答、(白话解)圣门之学。志於道。据於德。依於仁。游於艺。百班技艺。皆在论语首章。学而时习之。从师学技。故曰学。时时留心。故曰时习。时时思想。能超乎人上。不亦说乎。技艺既精。声誉日隆。则有朋自远方来。或中国。或外国。或来欢迎。或来就学。天下人皆知。我因得以成他人之美。获报酬之利。名利两全。乐乎不乐。我技艺精巧。人或不知。不求人。人自求我。况技术高强。能巧夺天工。即是有功於世界。而可以留名后世。故曰不亦君子乎。彷佛是个君子。岂但是寻常君子。名重鲁班。百工中之魁首也。关系岂不大哉。(文话解)学在於下为器。器者、格致之学。必先择良师。明物理。从而时习。熟极生巧。巧极生精。精益求精。得之於心。应之於手。无器不可以博其趣。不亦说乎。器之精巧。超乎一切。足用於国家天下。世之致富强者。近者偕来。远者亦不辞千里。人所不能。我能之。人所难传。我传之。己与人皆得美名美利。不亦乐乎。器之精巧。方便世用。精其业者。当无有不知。然天道有盈虚。人事有穷通。器虽精而不见售。人不知而我亦不愠。亦惟利器善事。藏器待时。则技也而进於道矣。不亦君子乎。

问、先生前与他们讲学而。我们方入小学堂。亦可以懂得学而否。

答、学而一章。真是蒙童士子入学之道。士为四民之首。治国安邦。皆在论语中。舍此别无教也。惟尔等蒙童。必先知论语首章。成己成人之学。内圣外王之道。则将来定国安邦。必是英雄豪杰。君子人也。舍此就害国殃民。为嗜利之徒。放於利而行。民间多怨。何异市井之小人也。学而时习之。初入学堂。必先学礼。故曰学。时习者。时时不离圣人之道。以圣人之心为心。习者、凡事要思之思之。明孔子何以为孔子。我为后学。就要学孔子之道。存孔子之心。实行孔子之事。不亦说乎。我知礼仪。知仁义道德。学中之乐也。有朋自远方来。我有学问。人来亲近我。我亦亲近人。不亦乐乎。回家庭。父母相爱。六亲相迎。岂不乐哉。人不知而不愠。学贯渊源。我不求人知。人自知之。即或不知。我亦不愠。不亦君子乎。盖有麝自然香。有诸内必形诸外。不求富贵。福自天申。修天爵而人爵从之。显亲扬名。真盖世之君子也。

问、性道学而。又是如何。

答、(文话解)天理之良。人得之为性。性本善。而有不善者。落於后天。情动於中。非先天之真良。故孔子云。性相近。习相远。孔子全乎性与天道。於是代天立教。本诸躬行心得。勒之於书。以补造化生成之憾。则有学。学乃人身分内事。保全天命之性。然必加时习者。苦中寻求真乐耳。心与理融。身与事安。天性自然之真趣。日出无穷矣。不亦说乎。先由己身。全其天德。同类之朋。欲全其德者。闻风而来。则我之学及人。人之学益我。学愈推而愈广。由近及远。皆有以知天性之善。斯世自臻於太平。返之与人为善。善与人同之意。不亦乐乎。夫道学统於身心。人人未必皆知。人有不知。而我不愠。虽穷居不损其分量。仁义礼智。根心生色。快然自足。一时虽不得立大功。显大名。而实之至者名自归。流及后世。无不颂其勋名。彼不能留名者。必非君子。盖君子终无有湮没无闻者。夫岂寻常君子也乎。(问谈录)

问、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公则平。平则和。和则安。安则乐。公者忠也。平者信也。和者恕也。安者忠恕也。乐者中也。乐在其中。中和之道也。中和者。大同之终。忠信者。大同之始。故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公则平。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平天下。忠信之道也。惟忠故公。选贤与能者。公也。忠也。讲信者。公也。信也。修睦者。公也。忠也。为人谋之忠也。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幼有所长者。公也。忠也。壮有所用者。公也。信也。男有分。女有归者。公也。信也。货恶其弃於地。不必藏於己者。公也。忠也。力恶其不出於身者。公也。忠也。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者。公也。忠信也。是谓大同者。亦可谓之大同也。亦可谓之大同者。人道之始也。人道始於忠信。大道之自然也。故曰主忠信者。倡行人道也。毋友不如己者。尊德行也。过则勿惮改者。实行礼拜也。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者。苟不至德。至道不凝也。君子曰。忠信者。儒道之下乘也。忠信以为主。必勤俭以为用。惟勤焉。故货恶其弃於地也。力恶其不出於身也。壮有所用也。盗窃乱贼而不作也。外户而不闭也。惟俭焉。故谋闭不兴也。老有所终也。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也。当今之世。舍此忠信主义。勤俭主义。其何以平治天下哉。

答、忠信者。中流砥柱也。非中和之君子。其孰能语於此。

问、道德者。口头禅也。外貌观也。真道德与假道德。有何区分乎。

答、道得於心之谓德。德者、道之子。道者、德之母。道德者、阴阳也。子母相生。阴阳相比。无处不宜。无时不趣。有道者必有德。故曰天命之谓性。有德者必有道。故曰率性之谓道。有德必有行。故曰修道之谓教。是谓德行。真道德者。素位而行也。素富贵。行乎富贵。贵而无骄。富而好礼。素贫贱。行乎贫贱。贫而乐。贱不僭。素夷狄。行乎夷狄。言忠信。行笃敬。素患难。行平患难。临患而应变。临难毋苟免。故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於是。颠沛必於是。穷则独善。达则兼善。故曰允执厥中。非若假之者。责人不责己。富而无骄。贫而有怨。穷则好善。达则兼善。人云亦云。兴尽则止。尧舜性之也。谁不知哉。五霸假之也。谁不知哉。天下事无可假者。真者自真。若知其真。验之以事。若知其假。验之以事。故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雕也。若夫君子。众好之。必察焉。众恶之。必察焉。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 哉。人焉 哉。古之时荀孟并称。终知孟子为正。讵有毫厘之假哉。讵有真伪莫辨哉。

问、儒家了而恶人去。佛氏了而众生归。道家了而天地灰。其义何在。

答、乾坤合一。三教归元。固如是矣。

问、人生之累。莫过於妻孥。人生之亲。亦莫过於妻孥。然终身莫能破舍。而圣人亦因其自然以正名。曰夫妇也。父子也。君臣也。是何哉与。

答、五伦者、天下之达道。三纲者、五伦之正鹄也。夫妇者、三纲之起源也。故曰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男正位乎外。女正位乎内。天地之大义也。(刍谈录)

第五十二礼拜农商之学而

 

民国二年三月初七日记

问、予等农人。可以适宜学而否。

答、耕读为传家之本。人间之正业。天下大利尽归农。故无野人莫养君子。论语首章。学而时习之一句。农家正业之学。亦在其中。如学播种百谷。总要勤俭。披星戴月。时习者。要知四时八节。时时留心。恐错误时节。不知耕耨之法。则稼穑不良。故要时习。既知之矣。可以丰收。可以积谷。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我仓既盈。衣食足。礼义兴。六亲往来。家道和。万事兴。夫妻儿女。朝日相亲。姻娅宾朋。循环问好。不亦乐乎。父耨子耘。外有田间之乐。菽水承欢。内有家常之乐。人不知而不愠。春夏种。秋有收。养生送死无憾也。我有何愠。我家中有金银。帝人有秤称。何必求人知之。我不虚张声势。我合家安守本分。不作非为。不亦君子乎。古今英雄豪杰。舜耕於历山。不求人知。娥皇女英。厘降配之。匹夫而作天子。君子中之君子也。

问、我等商人也。亦可适宜学而第一章否。

答。行货曰商。坐货曰贾。商贾者。懋迁有无化居。通四方往来。维持世上之用度。通工易事为正业。正合学而第一章。学者、或为学徒。或当主东。皆要学。常言说十年能学个举子。十年难学个商人。时习之。时时要用计算。要通人情。要知生意来源去路。各货出产存底。或买或卖。自有主宰。不亦说乎。我精通生意中道理。自然买卖知时。比人高一着。亿则屡中。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既知道生意中命脉。又顾惜招牌。货真价实。虽赚人钱。见利思义。问心无愧。上下四方。知我公道。不卖假货。不用奸谋。皆来照顾。大道生财。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我有货。沽不沽。沽或沽哉。我待价者也。不卖非礼之财。不买虚假之货。价廉物美。常常如是。求甚么人知。我愠甚么。不亦君子乎。如端木遗风。圣门贤才。真君子也。

问、先生讲解学而一章。无人不宜。孔子所以为至圣。万世师者。即此章之作用乎。

答、(文话解)夫子爱人为心。视尘世之人。争名夺利。日图富贵。纵幸邀富贵。仍有穷时。惟学则受用无穷。首则成己。次则成人。由贤而圣。不文绣而华。不膏粱而饱。斯谊也。非从学中得来者乎。然学有大学。大学之本在先天。先天之道在真儒。真儒之纯惟孔子。孔子知人生斯世。时不再来。岁不我与。时而习。习此学。学不旷时。时不废学。学成则心泰。心泰则其味无穷。斯说也。至此内知天命。外得人心。千里朋来。一堂晤对。故乐也。由是匿迹消声。不求闻达。虽朝廷不来徵聘之书。亦自有行藏之乐。夫非道全德备之君子。其孰能之。(问谈录)

问、虽有其德。苟无其位。不敢作礼乐焉。有时亦作礼乐者。天子也。孔子之作春秋是也。春秋天子之事也。非天子。不议礼。虽有其位。苟无其德。亦不敢作礼乐焉。不惟不敢为。古人之成者。不敢行之。不敢废之。天道也。孔子曰。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斯民无所措手足。民之不安也。君子修己以安百姓。舍克己复礼以为天子。其道奚由哉。

答、王者之不作。未有疏於此时者也。民之憔悴於虐政。亦未有甚於此时者也。王者殆将作矣乎。

问、清静无为。虚净寂灭。合道之学。合一之诀。无极之道也欤。

答、元始之义。其在斯乎。不如是。乌足为道祖也。

问、未动之先须慎独。既动以后宜自责。君子克己之心法也欤。

答、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君子之道。不下带而道存焉。

问、外人之性质。言必信。行必果。注意在表面。法律以治其形式。则得体。是谓法制。中国人之性质。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注意在里面。必道德以正其心。乃得体。是谓礼制。东海有圣人。西海有圣人。各因其自然而治之。如石投水。知此则治国有方针矣乎。

答、此小康之世为然也。若夫大同。则皆道德齐礼矣。

问、儒道行人法天。行人者、以人道为实行。法天者、以天道为法守。允执厥中之学也。

答、君子之道。始终一诚。

问、伦礼乃真儒之会乎。

答、然。

问、至诚受命为大人。大人者。正己而物正者也。正己则有所倚。有所倚则动而有归。有归则万物各得其正。并育而不相害。皆遂其生成也。所谓赞天地之化育。可以与天地参矣乎。答、此仁者之事。上达乎乾。

问、人伦道德研究会。乃三教合源之会乎。

答、然。

问、三教合源。儒统三教。此人伦道德研究会启中。所以发明斯二义也乎。

答、三教合源。三教固统於儒也。亦即万教之所以归儒。道之自然也。

问、修道之为教。德教也。人道也。天人合一也。性道者。天人合一也。故曰天命之谓性。天道者。天人合一也。故曰人为天地心。天地非大。吾身非小。

答、道由人立也。故曰人为贵。知其贵者。不亦君子乎。(刍谈录)

第五十三礼拜忠信之学而

 

民国二年三月十四日记

问、予非士农工商。愿学个忠信之人。可合论语首章乎。

答、人存忠信。即是圣人之徒。正合学而时习之。凡事笃信好学。笃信尚须好学者。笃信之中。有可信。有不可信。故要信近於义。学者、所以明乎权宜变通。否则如尾生抱桥而死。信之愚也。廉来助纣为恶。忠之愚也。时习者。要细心三思。酌古准今。能协於前。可法於后。不亦说乎。将事看明。非我尽忠不可。我虽一死。馨香百代。虽死犹生。不亦喜悦乎。有朋自远方来。凡忠义之士。千古留名。岂但一时之人知道。万世之人亦知道。岂但一国之人知道。万国之人亦知道。以我为言。以我为法。皆我之朋友也。不亦乐乎。乐者、一世人身。忠肝义胆。千古不朽。天下后世之人。模范於我。岂不乐哉。人不知而不愠。譬如岳武穆。关夫子。当日尽忠尽信。人虽不知。他何愠之有。至今奉为武圣人。人人称颂。岂但君子哉。

问、闻先生讲学而。几於无人不宜。无学不可奉为阶段。敢问上士、中士、下士、之讲学而时习之也。又是何如。

答、上士学而时习。完全道德仁义。修己利人。中士学而时习。不忘五伦八德。善与人同。下士学而时习。勤职业。修心术。守本分。重名誉。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上士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中士得一国人才而培养之。下士得一方善良而辅益之。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上士学道成真。不器君子也。中士明善修身。尚德君子也。下士知足不辱。怀刑君子也。此三君子也。皆自时习而说。朋来而乐。不知不愠。不亦君子乎。

问、人讲孝道。能合学而一章乎。

答、学者学有益之事。尽伦常之道也。盖孝为百行之先。五伦之首。大地之正气。时习者。即时时体父母爱我之心。我以此心爱父母。晨昏定省。不可疏忽。能得父母之欢心。真是天伦之乐事。不亦说乎。孝德彰闻。近则一方尊仰。远则朝廷旌表。暗则神钦鬼服。仰不愧天。俯不怍人。岂不乐哉。纯孝之人。断无沽名钓誉之心。只是日尽其道。求无愧天良。惟有己知己而已。正是乾坤正气。天地完人。不亦君子乎。

问、学而一章。圣人立教。真常道也。人人俱可适用。靡不泛应曲当。敢问内圣之士。适用学而否。

答、(文话解)夫子立教。首列学而时习。至常亦至神也。时习者。格去物欲。除去后天之人心。反还先天之道心。性命双修。觉天地非大。吾身非小。不亦说乎。由是朋来自远。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同来学我之学。广我之学。浩然之气。盎於背。施於身。塞乎天地。贯乎古今。人人共得真乐。推之爱人如己之心。不亦乐乎。至此而或有不知者。奚必愠。夫大德之人。深藏不露。其教如时雨。其言如春风。知之则有益於人。不知亦无损於己。俯仰皆宽。无入而不自得焉。不怨天。不尤人。学得中和。功参位育。不亦成德之君子乎。(问谈录)

问、有智谋者必得。智谋踊跃者大得。大得者。大德也。大德必受命。故智谋踊跃。即大德受命也。

答、君子受命。必先造命。命立乃可言智谋。智谋踊跃。一、得其智。大智也。大智踊跃。二、得其仁。天仁也。天仁踊跃。三、得其勇。真勇也。真勇健全。得之者足以中出天地。代表上帝。位天地。而育万物。委曲以求全也。

问、一得其智者何也。

答、受儒之命。得儒之道。明明德於天下。天下自然一家。世界自然大同也。

问、二得其仁者何也。

答、受释命。得佛道。天下归仁。统一群真之气。普渡血气之生。天上与地下。宛然一己也。问、三得其勇者何也。

答、受道之命。得道之法。代表上帝。道法并行。平治天下。以扭转乾坤也。

问、至道者。天道也。道家之命也。儒佛并行为至德。苟非至德。至道不凝。儒佛为尽人。道家为天命。天地位焉者。道家之事也。万物育焉者。佛家之事。位天地而育万物者。真儒之分。此处以释道为大道。真儒为大德。又曰、学三教之学於一己。得三教之道於一身。是受三教之命者为大德。大德受命。将以受上帝之明命。敢问上帝之明命者何也。

答、天地之外。六合之内。无处不有。无微不察。智足以行道者。见之至明。即中庸之谓也。问、古今来英雄豪杰。忠臣义士。以及奸雄宵小。或匹夫匹妇。为善为恶。天道终是循环。因果报应之说。诚不诬欤。

答、君子傲数。则不然矣。

问、君子一日二日万几。能不食少事繁。以致病乎。

答、君子之几也。顺天之命也。道与天齐。何病之有。

问、君子之立命也。凭人事。君子之受命也。法者半。道者半。自然者又半。

答、道法并行。亦凭诸自然也。

问、天下事概归乎德。有德者、即有福命。有福命之人。不在事之善不善。学问好不好。皆当享福。此理考诸古今。莫不皆然。天下福命之大。莫如圣贤仙佛。敢问圣贤仙佛之前功祖德。何若此其厚且大也。

答、天下事概归乎德者。常人之谓也。圣贤仙佛之福命。不在前功祖德。而在学也。有是学即有是智。有是智即能达天之德。知天之几。应天之时。承天之命。挽天之数。宣天之化。故曰有一分智识。即有一分福命者。君子之谓也。君子之智有若是其大也。仁即有若是其大。勇即有若是其大。福命即有若是其大。此君子之德。由学所致也。

问、不能挽数。不谓人才。挽数者。圣贤仙佛之能事也。挽回天地之恶气。弥补天地之元气。隐造幸福於无形。此圣贤仙佛之所以高出英雄豪杰。忠贞节义万万者在此。

答、圣贤仙佛。不能挽数。无异常人。君子之所以异於人者几希。在此而已矣。

问、法者、所以克阴也。道者、所以表阳也。道法并行。所以平天地之气数。扭转乾坤也。答、欲平天地之气。必先克己於一身。欲行道於天下。必先复礼於一己。君子立身行道。代上帝以挽末劫。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

问、立功立德。虽在勇心。犹当及时。事不及时。虽苦无功。事若及时。功德无量。

答、山梁雌雉。子路共之。以其时也。孔子曰、於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鸟乎。故君子有道。亦待时而动也。

问、言行虽智。不能傲数。君子不取也。

答、言行不合道。君子不取也。(刍谈录)

第五十四礼拜女子之学而

民国二年三月二十一日记

问、女子节操。合不合学而一章。

答、圣人之道。不分男女。故曰愚夫愚妇。能知能行。方算圣经。学而时习之。女子更要学。异日方可以助夫教子。细而学习针指。大而孝顺公婆。保全名节。学要时习。恐防名誉有失。女职不精。时习者。时常知我之身。如金如玉。三从四德。在在留心。宜室宜家。岂不说乎。有朋自远方来。我才德兼全。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夫妇相敬如宾。姑嫂雍睦。六亲尊仰。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我既才德兼全。节孝俱备。不求人知。人自知我。异日盖棺定论。终身无一点微瑕。其淑德保子孙之富贵。而性灵不生不灭。不亦君子乎。女中尧舜。岂寻常君子哉。

问、学而一章。真好学深造之士。所不可不读之书。果能照此实行。何患不能成才。孔子云、下愚不移。是不学也。下愚之士。究竟可行学而否。

答、【文话解】学者不知而求其知。不能而求其能。必时习者。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愚必明。柔必强。人力胜天也。不亦说乎。其学贯古今。其名噪天下。道以德。齐以礼。天下人人皆服。不辞千里而来。善与人同。人乐我亦乐。智仁勇兼全。造其精微。人不能窥其万一。然其学不因不知而稍损。故不愠也。不亦成德之君子乎。颜子曰、舜何人。予何人。有为者。亦若是。孟子曰、人皆可以为尧舜。人病不为耳。故生知、学知、困知。及其知之一也。(问谈录) 

问、夫人先天一断。性流为情。情者、生气之所锺也。故五花八门。而识神在焉。君子守中。则情之役於气质。染於外习。统谓之物者自去。所谓物格也。物格而天理自明。则人欲之暗无所逃。天理大公。则人欲之私无所遁。所谓知至也。物格而后知至者。则情不乘气质外习而不虚。所谓意诚也。故物格知至意诚。实则一事也。故儒门之学。以诚意为始。诚意者、有守中之学存焉。故君子慎其独也欤。

答、君子得一诚。而万事备矣。

问、民国者、民为贵。民所重。食丧祭。食者、民之天也。天者、礼制之着手也。故养生送死无憾。王道之始也。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孟子曰、使有菽粟如水火。而民焉有不仁者乎。丧者、慎终也。祭者、追远也。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故曰明乎郊社之礼。 尝之义。治国其如示诸掌乎。

答、重民者。圣君之事也。民若自重。则不重矣。 

问、尽了人事。即是天事。以人事包育於天道中。尽人方可以合天也。今之言人事者。每不言天事。不知尽了人事。即是天事。不知天乌足以言人。犹农夫之秋耕而冬秧、可乎。言天事者。每不言人事。不知天无动作。必假手於人。夫天之假手於人也。必假其可假之人。而后假之。人若不尽人以合天。则天虽 於人也。亦无由付焉。故云虽曰天事。岂非人事哉。是以君子自强不息。动容周旋以中礼。孟子云、哭死而哀。非为生者也。言语必信。非以正行也。经德不回。非以干禄也。居易行法以俟命而已矣。

答、俟命者。须有立命之学也。尽人合天之君子。孰厚崇礼而已矣。

问、本天道。治人情。明物理。三者一也。一以贯之也。天道者中也。中者、天下之大本也。本天道者。本中也。治人情者。本中以格物也。物格而后知至者。则性灵不为生质所拘。本体自明。明则能照。故物理渐有所明。而知渐有所至也。圣门之学。首在致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曾子作传。不始於格物。而始於诚意者。其中有执中之学也。慎独者。守中也。本中以诚意也。意者人之情也。本中以诚意。即本天道以治人情。人情治即意诚。意诚而物已格矣。物格而知有不至者乎。夫然后可以言博文约礼。其情礼真者。可以励吾之行。伪者可以增吾之慧。先儒补格物致知章。知理而不知允执厥中之学也。

答、道学与理学之分。其在兹乎。

问、孔子道不行。而思传於中行以待后之学者。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又不可得。故思其次也。是狷也。狷者有所不为也。故宜强恕而行。由强恕以致忠恕。由忠恕以进中和。狂者进取。其志 然曰。古之人。古之人。夷考其行。而不掩焉者也。故宜忠恕之法。以合中和之道。中行者。中道而行。从容中道圣人也。依乎中庸。动容周旋中礼。盛德之至也。可以致中和之道。赞天地之化育。参天两地而一之者也。子思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中行也。学而知之者次也。狂者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狷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下者、中人以下。不可语上也。故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不可得而闻者。不失言也。今之行道者。皆狷也。故须智谋踊跃。非然者。不足以进道。而踊跃又或过之。故又须委曲以求全也。斯二言者。铭诸盘。书诸绅。体之心。而应之手。可以无大过矣。

答、强恕者。即主忠信之目也。合忠恕中和。为儒门三乘之教。所以教中行狂、狷、三者。固中人以上之材。可以受道。而中行亦有陷居狷者。困而不学。民斯为下。将狷者而不可得。故困学可返於中行。凡困学之狷者。皆生知之中行。(刍谈录)

第五十五礼拜好义之学而

民国二年三月廿八日记

问、好义之人。与学而第一章。合不合耶。

答、义者、事之宜。故孟子曰、亦有仁义而已矣。学者、学仁义也。时习者、省仁之合义不合义。人能怀义。则无忌妒心。无私曲心。无损人利己心。凡事坦荡荡。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者。如孟尝君好义。门下常有三千客。刘关张结义。民到於今称之。义中得美名。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尽其在己。不怨天。不尤人。合儒家忠恕之道。佛家精进波罗密。不亦君子乎。

问、学而一章。如此的总括妙用。孔子之学。是不是由学而得来。

答、【文话解】夫子好古敏求。圣之时者也。疏食饮水。乐在其中。不亦说乎。然其道得於身心。与天命合一。朋来自远。如周公生在西方。而孔子梦见。夫孔子东方之人。论地则隔数千里。论时又隔数百年。道学既成。竟与古圣先贤。往来不绝。不亦乐乎。此非俗人之乐。身心性命之乐也。穷理尽性以至於命。而人不知者。我在后天。而能知先天。人在后天。而竟不知先天。此亦可悲可悯也。何愠之有。学全道备。至诚无息。不亦君子乎。(问谈录)问、君子居易以俟命。易者、天地敦化之常道也。居易以俟命者。素位而行。自强不息。易以为法也。行法以俟命。即居易以俟命。孔子学易加年。只期无过。即居易以行毋意、毋必、毋固、毋我。空空之义。希天合道之旨也欤。

答、孔子之易也。代天行道也。

问、礼制者。本天道以治人之情。孔子曰、夫礼先王以承天之道。以治人之情。

答、儒氏之人道。天人合一之谓也。否则人事而已矣。

问、性者、天之所命也。心者、性之主也。心一於性。则希贤希圣。心二於性。则仿情而行。戕害於性。而不能脱离其性。情者、性之流。天命之动气所在。生气所锺。化情而归性者。莫若本天道以治之。故君子诚意慎独。尽其心者。知其性也。尽其心者。收心放心也。心不乘其情。则情化而服性。故曰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性者。性与天道。一以贯之也。性命之源出於天。天人一气也。故存其心者。所以养其性。存心养性。所以事天也。答、性之为道也。一诚而已矣。故曰反身而诚。乐莫大焉。

问、以礼孝亲。几谏在焉。以事顺亲。顺亲者事也。非礼也。事可顺亲。非孝也。谓之顺亲可也。

答、舜其可谓孝乎。能孝则能顺矣。

问、仁、人之元神也。人而仁者。仁与人合一之谓也。仁与人之能合一者。即智、仁、勇、三者全备之谓也。故唯仁人能好人。能恶人。以智、仁、勇、存也。是故仁者、天地之心也。天地之心者。即以天下为一家。中国为一人之谓也。大道之行也有时。故孔子罕言仁也。告言偃曰。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有志焉。而未之逮也。颜渊问仁。告以克己复礼。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天下归仁。即大道之行也。大同之世也。非春秋时也。故曰一日。又曰、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恶不仁者。其为仁矣。有能一日用其力於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一日者、道非其时不行也。好仁者、非仁者也。故曰、好仁者无以尚之。若耶、回、佛、博爱普渡。非仁者也。好仁者也。好仁者无恶不仁者之行。故耶、则祷告敌者。回、则不重地权。佛、则物我平等。普渡众生。恶不仁者。其为仁矣。能好人。能恶人。仁人也。儒家也。儒家之仁。天地之心也。虽有其位。苟无其德。不敢作礼乐焉。虽有其德。苟无其位。。亦不敢作礼乐焉。有德有位之仁者。天子也。至诚受命之谓。大德大人也。故孔子不轻许人以仁也。

答、仁者、天地之一也。故太上曰。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问、大同而后进化也。人道而后性道也。下学而后上达也。故曰、惟皇上帝。降衷下民。

答、下民者。大德也。故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寿。大德受命。天命之谓性也。

问、自是聪明者。其智直。动辄得咎。聪明而未成材也。故老死而不见用。

答、故君子之不得其和也。每自责焉。

问、君子之得道也。何若是其难。

答、得其易者。其成小。

问、君子之命立也。体清而神明。礼曰。清明在躬。仁与人合一也。身内性命合一也。内外合一也。至诚之效也。故曰、志气如神。即至诚如神也。

答、至诚受命。反是、则不能受天之明命也。

问、人有言曰。希天者。道界也。希圣者。佛界也。希贤者。儒界也。信乎。

答、三教之於天地也。分而不分也。(刍谈录)

第五十六礼拜好礼之学而

民国二年四月初六日记

问、好礼之人。与学而第一章。合不合。

答、凡好礼之人。必是温良恭俭让。学而时习之。即是敦厚以崇礼。学者、譬如恭而无礼。即未学也。直而无礼。即未学也。非但要学。还要时习。譬如视听言动。悉准乎礼。有礼於外。自乐於中。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就是礼之用。和为贵。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是和而流也。故谦谦君子。和而不流。群而不党。得人和也。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礼行於君子。不可礼行於小人也。故礼必因人而施。则不陷於卑鄙。藏之於庄严。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不亦君子乎。

问、服官之人。可以适用学而否。

答、(文话解)读圣人之书。明圣人之道。学优则仕。措置裕如。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学问深纯。至诚如神。得操政柄。使民无讼。作民父母。赏罚得宜。民皆有耻且格。襁负而至。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天理国法人情。识得透澈。以清、慎、勤、为国为民。循分尽职之下。忠而见谤。信而见疑。成功者退。不亦君子乎。(问谈录)

第五十七礼拜却欲在学

民国二年四月十三日记

问、近来闻先生讲学而一章。真有包罗天地之象。圣人言此数语。留传后世。即所以教人尽人合天。体行君子之道与。

答、夫子悲天道之不明。悯人事之不齐。必使不明者明。不齐者齐。要不外立身向学。学而时习。一旦贯通。故说也。道得於身。名扬於外。远方偕来。乐也。学以成己。原非为人。君子也。

问、刚者、不屈於物。外物虽引。而不能引之。内物虽扰蔽。而不能扰蔽之。能自强而不息也。所谓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不息而有诚。诚则明也。故孔子未之见也欤。

答、刚者、乾健之气。刚则明。明则物欲难以至。物欲至则狂矣。人不能无欲也。却欲在学。故曰、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然刚者不多。而好学者少。故孔子曰。吾未见刚者。

问、直而无礼则绞。绞者、不可与有言也。不可言。尚可与有为哉。

答、学之於人大矣。直而不学。适丧其身也。

问、忠恕者、后天之道也。内外合一也。后天之性命合一也。可与言中和之道也。中和者、先天之道也。天人合一也。先天之性命合一也。性与天道也。而后天之性自一矣。答、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极高明而道中庸。天人合一也。故曰、敦厚以崇礼。

问、才者、天然也。学者、人力也。故学不如才。才者、能於此而不能於彼。学者、能於彼而又能於此。故才又不如学。学者、变动不拘。大人之学也。小人之学。辅其才而已矣。故圣人因材施教。若语乎传。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三者、孟子之所谓英才也。中行者。全才也。狂狷者。可以为全才而不器也。等而下之。辅相裁成。成其才。成其器而已矣。未可以语传也。盖有之矣。小道也。若夫君子之道。未之见也。故曰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非不可也。上智与下愚不移也。故人受天地之中以生。莫不可以为尧舜。而为尧舜之一体者有之。求若尧舜者。未之有也。盖非其才也。非其才不足以言大学也。

答、大学者。大道也。在天曰大道。在人曰大学。天非其时。大道不行。苟非其人。大学不传。故曰、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待其人而后行。盖非其人。则德有不至。而大道不凝也。问、仁而不仁也。上智如愚。愚久则为刚毅木讷之人。孔子曰。刚毅木讷近仁。欲为天地立心。万物立命。倡先圣大道。开万世太平。须以至诚受命。尤当智谋踊跃。委曲求全。必世而后仁也。

答、君子知命。则仁而仁矣。

问、楞严经云。心地平。世界地一切皆平。此何谓也。

答、此仁者之学也。即克己复礼。天下皆归仁也。

问、至诚何以如神也。

答、至诚者。天之道也。人能至诚。即尽天之道。以合人之道。故至诚可以受命。受命者。受命於天。代天宣化。所以行道保民。为上帝之代表。人不知者己先知。所言皆道之华。时不行者终必行。所立皆天之德。人之极。身虽非神。而神与帝通。故曰、如神。

问、天下事至难办者。转而至易。至难者、人事也。至易者、天与人归也。

答、君子行道。必虑而后乃得也。虽云天命。修道乃可为教。岂易乎哉。

问、中庸云。率性之谓道。率性者、率性而行也。行之於外。即徵诸庶民。是大道之行也。故曰、率性之谓道也。道者、王道也。既云率性之谓道矣。何又云修道之谓教耶。王道云者。深入人心之谓。王者有道。道达於民。是天下有道也。王道尚待修以教民耶。

答、浅言之。率性之谓道者。修己也。修道之谓教者。治人也。深言之。君子清明在躬。志气如神。有修己之学。立命之功。为天地之命根。受天之命以为性。率天之命而言行。敦厚以崇礼。大道在一身。大道初行。大同未成。必出己之道以教民。民之水土遗俗不一。必修己之道。宜时宜地以教导之。乃能泛应曲当也。故曰修。君所言者。自外王解释率性句也。按大道初行。率性之道。固是王道。但道在一国。修道之教。固是王教。但教在万国。万国之水土遗俗不同。故亦曰修。大道已行。率性之道。亦是王道。道在天下。修道之教。教在万世。示民以教也。示民以教者。即大同之后。当宗何教。必修此以合彼。或先彼之何宗何乘以续此。亦曰修。正当大同之时。率性之谓道。是谓大道。大道云者。位天地而育万物。天下皆归仁也。修道之教。是谓大教。大教云者。大一统之教。俾天下之人。皆志於道。是万教归儒。天下一家也。此君子修己以安人之义。君子有道。安在一身。代表上帝。以身作则。必修一己之道以教人。天下之人行之。则天下之人安。故修道之道。人道也。修道之教。安人也。君子虽爱人如己。人岂君子等耶。欲行君子之道。非修不行。故亦曰修。中庸一书。为大道之行。开首三句。又为全书之总。道变无方。总摄其义。不可执一义以解道。即不可执一义以解经。故君子之道。语大天下莫能载。语小天下莫能破。何所不宜。何宜不妙。非聪明圣智达天德者。其孰能知之。凡经皆天德之所化。即如修之一字。天德之所锺也。似泥而实通。似着而实神。何异大学之虑字。安而后能虑。人皆曰。既安矣。何虑之有。有虑则非安。不知非安者。则不能虑。故虑而曰得。

问、虑之一字。胸中亦有疑蒂。敢问其义、何也。

答、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定、静、安、者。内圣也。虑、得、者。外王也。知止者、君子之慎独也。不知止、则无所谓内圣。无内圣、亦无所谓外王。故君子必慎其独也。虑者、即君子慎独之用。得者、慎独之果。定、静、安、者。慎独之体也。中庸之慎独。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戒慎恐惧者。即虑之状词也。君子何所虑。虑道也。夫道至精至微。则虑则不得。如孔子之忧道不忧贫。忧则得之。不忧则不得也。故君子之内圣。将以大有为也。内圣则安。有为则虑。虑得则乐。如楚狂接舆。长沮、桀溺、晨门、荷篑等。非不知道也。知道而不知行道。苟安於乱世。自以为抱道。故不虑也。不虑则不得。何道之有哉。君子之所以异於人者。在此一虑字。故君子之学。乃谓大学。君子之道。乃谓大道。昔者尧传舜曰。允执其中。舜传禹曰。允执厥中。允执二字。已含虑字之义。虑中则得。得则至乐而至庸。道法自然。故曰中庸。得者、道也。中者、法也。由中而虑。未有不得者。故曰允执。允执二字。已包大学中庸之功。已显真儒之贵。故孔子祖述尧舜之道始也。

问、儒者求全责备之学。天地之完人也。

答、惟皇上帝。降衷下民。曷啻上帝之代表也。

问、为天地立心。为万物立命。跻世界於大同。开万世之太平者。当今之仁者欤。

答、仁者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者也。

问、用勇有穷。用仁有尽。惟用智愈用愈弘。用不得其正。则奸则谲。君子之智。根於仁。行於勇。故智谋踊跃者。三达德之一以致用也。

答、君子之道。明诚而已矣。智生於诚。诚则明矣。明则有诚。得其用矣。

第五十八礼拜大学之学而

民国二年四月二十日记

问、讲廉耻之人。又与论语首章相合否。

答、人要知足常足。终身不辱。知止常止。终身不耻。学而时习之。学者要有耻心。始能若人。又恐耻心不坚。故要时习。人常存一廉耻心。不作非礼之事。不亦说乎。有朋友自远方来。言人能顾廉耻。则到处欢迎。施於有政。使民有耻且格。颂声载道。襁负而至。不亦乐乎。我有耻心。他人无耻。我隐恶扬善。成人之美。无耻之辈。使他自知含羞。自改其恶。故舜其大智也与。隐恶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於民。即人不知而不愠之大君子也。

问、闻先生讲学而十馀星期。万事咸宜。人人皆可。然则学而之学。即大学之学乎。何以头头是道。左右逢源如此。人有言曰。在明明德、穷理也。亲民、尽性也。止至善、至命也。敢问实行大学之学而。又是何如。

答、学者、穷理尽性。以至於命也。习则为之不厌。时而视。视思明。时而听。听思聪。时而言行。言思寡尤。行思寡悔。时而视听言行俱泯。或睿思以通微。或无思以守中。动惟其时。静亦不失其时。时兼日时、四时、终身之时言。不先时、不后时、当因时。皆在其中。进一时。即有一时之难以相疑。自有一时之趣以相引。学之久。理极明而不惑。性既复而不忧不惧。命已立。而天地非大。吾身非小。阴阳气数不能制。而吾身得以自由。感於外变化无方。否则寂然不动。独抱太和。学至於此。有不心广体胖而悦者乎。朋、同是有心此道之人。又群也。凡为学之道。有当局可知可能。有非高明讲说。则不知不能。故有学几大成者。近者亲炙而不厌。远方亦闻风而群来。自西自东。自南自北。如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不期自至。朋与我同声相应。同气相投。曲学不能挠。正学而未至大中者。亦不能敌。其足以偿众人来学之愿者。亦足以众人偿一己为学之愿。且转相授受。大则功及天下。实以天下偿一己为学之愿。久则名垂后世。实以后世偿一己为学之愿。故乐也。此则真理通於人情。圣人不矫异以鸣高也。人统朝野上下之人言。夫圣人之学。内而存养。外而省察。善与人同。本平常也。而平常做到至善处。却又神奇。好奇之人。以圣学平常而忽之。安常之人。又难窥圣学之神奇。有因之而加毁谤。然学足於己。万物皆备。古今天地。包罗方寸。知不知在人。皆身外傥来之荣辱。故知不能加我分定之一分。不知不能损我分定之一毫。亦惟有质诸鬼神。百世以俟圣人而已。知既不足喜也。不知又何愠之有。君子、人之尊称。人则普天皆是。卑卑不足道矣。以尊例卑。人谁不乐为君子。而甘与众人争毁誉耶。以此赞德之成。则学者当求诸己。不求诸人。即慕虚声者。亦知学之为贵。求其有益。或转而得真名。此章君子。盖圣而不可知也。非一朝一夕可企。学之绝诣也。

问、人有言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三者议礼制度考文也。夫礼本於天。故曰行夏之时。天元也。乘殷之辂。制度之目。正地之阳。地元也。服周之冕。人文中事。人元也。三元会则大道行矣。

答、君子之道者三。智仁勇三者。天下之达德也。所以行之者一也。

问、言之於口。不若行之於身。行之於身。不若尽之於心。言之於口。知道也。行之於身。知人也。尽之於心。知天也。

答、所以行之者一也。故曰穷理尽性。以至於命。性命之学无他。求其尽心焉已耳。

问、邵子曰。无愧於口。不若无愧於身。无愧於身。不若无愧於心。无口过易。无身过难。无身过易。无心过难。既无心过。何难之有。吁、安得无心过之人而与之语心哉。孟子曰、养心莫善於寡欲。寡欲者、寡心过也。故君子慎独。仰不愧於屋漏。自治之极也。自治者。方足以治人。治人莫善於悔过。故君子笃恭而天下平。虽然悔过易。改过难。寡过尤难。故曰过则勿惮改。颜子不贰过。子路喜闻过。是其旨也。三过之外。尚有天过。天过者。大过也。三过者、本天道以治人情也。小且易。天过者。行天道以期无过也。大且难。而又至微至显。孔子曰。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其斯之谓与。

答、君子之道无他。求其寡过而已矣。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过矣乎。非改过不贰之君子。其何以云天过哉。

问、何以能言天过也。

答、天命临之。其庶几乎。受天命者。其可以乎。

问、虚神者。谦受益之养也。

答、尽人合天。其在斯乎。天人合一。可知之矣。

问、志道者、本无极也。据德者、临太极也。依仁者、治人情也。游艺者、顺情之正也。

答、收放者、志道之养也。存心者、据德之养也。凝、安、虚、者。依仁之养也。若夫游艺。又所以养几也。

问、内外合一者。后天之性命合一也。后天之道也。人事也。忠恕而已矣。天人合一者。先天之性命合一也。先天之道也。性与天道。中和而已矣。允执厥中者。先后天合一也。一以贯之也。性命双修。道法并行。希贤希圣希天。升堂入室大成。据乱、升平、太平。由儒而释而道。下学上达。天地人物。古今中外。一以贯之。川流敦化。过化存神。中生中了。无而有。有而无者。此中也。故曰允执。

答、执中莫如守中。守中莫如合一。故曰太上不德。是以有德。大德不失德。是以无德。问、今天下由法治而成礼治。则天下大同矣。大同者、儒家之事也。由礼治而进於自治。则天下进化矣。进化者、释家之事也。〖HT5”〗时则无国家五伦之可重。师道为上也。由自治以抵於无治。而无不治。则天下归化矣。归化者、道家之事也。

答、儒为万教之始。非儒不足以开万世太平者。真儒之分也。

问、天地不好多生。而好长生。长生者、先天之德也。多生者、后天之德也。

答、先后天一以贯之。则多生者灭。长生者寿。故大德者。必得其寿也。得先后天之德者曰大德。

问、孟子曰。君子有终身之忧。而无一朝之患。孔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君子之志。先宜於道也。故孟子曰尚志。礼曰先志。孔子曰志於道。钧是人也。有志则贵。无志则庸。敢问其人。何以有大志也。

答、人皆上帝所生。皆可以行上帝之道。以上帝之心为心。则志自大而任道也。

问、钱财何以为公物。此义似非真儒所倡也。

答、天下财帛。乃元气所化。积德者、感气在身。气与气投。自能聚财而日富。积一分元气者。得财若干。德尽气散。气散财耗。财也者。上帝所化。以便人用也。人不知修德以来之。富者得用。贫则苦矣。故大学曰。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君子修德以聚财。散财以聚民。财之至理。上帝之心也。昔者、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孔子曰。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贫者、足一己之食。无天命之忧。乐者、足以消前生之孽。富者、上帝寄财於家。所以弘其修善积德之心。成其大德。再受天命。好礼者。提携六亲。赈济邻朋。无负上帝寄财之命。若为富不仁。认财为私物。即违背天命。获罪上帝矣。故孔子曰。君子周急不继富。有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孔子曰。毋、与尔邻里乡党乎。钱财为公物。真儒之所行也。何云今日始倡其义乎。

问、妄自菲薄。引喻失义。少年之弊。妄自尊大。引喻失义。不晓於事者。名士之弊。二者均未闻君子之道也。

答、谦谦君子。乃可以智谋傲数。谦谦者、慎独之容也。君子谨言慎行。不拘於古。不泥於今。惟几是作。大用智谋。而后切於事。胜於人。岂可同日而语哉。

问、泥古者、莫若趋时。有裨实事。

答、未若慎思、明辨。然后笃行。

问、有内圣而后可以言智谋。智谋踊跃者。真明上帝之道於天下。乃能位天地。而育万物耶。答、上帝之道。至高至远。至精至微。非踊跃以虑之。则不得止於至善。於止知其所止。则得上帝之道矣。得其道者。乃可受天峻命。代表上帝。行大道於天下也。

问、慈悲莫如上帝。圣贤仙佛之慈悲。皆以上帝之心为心也。上帝若不慈悲。则不能生天、生地、生人、生万物。

答、人之良心。上帝所与也。不违良心。即是帝心。故不违帝心者。莫不亲亲仁民而爱物也。问、上帝者、天地万物之心也。物以上帝之心为心。则可以成人。人以上帝之心为心。则可以成真。故大道无他。不忘上帝之心而已矣。

答、君子以上帝之心为心。行上帝之大道。万物犹如一己。故可位天地而育万物。万国一体。天下一家。故可统一全球。协和万邦。故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语小天下莫能破者。直以上帝之心为心。行上帝之大道也。

问、上帝之大道。如何行也。

答、实行大学之道而已矣。

问、大同上帝为本。如上帝则大顺矣。行上帝真道。即是大同。知人皆可以为上帝。即是大化。果能配祀上帝。则神化矣。

答、君子务本。莫见乎隐。莫显乎微也。立天下大本。则皆知上帝。道法并行也。人皆悦服上帝矣。

问、自天道言。则元午当中。大道在人。自人道言。则明明德於天下。代表上帝。人咸有一德。上帝之所与。故人皆可以为尧舜。众生皆可以成佛。皆可以配祀上帝。上帝有子。普渡众生。即是上帝之心。委曲求全。即是上帝之事。上帝之道行。即是万渡归源。君子代上帝而阐大教。即是万教大成。能大成方能大同。故曰、一以贯之。大同必自平天下始。故曰、万教归儒。儒者、代万教而行上帝之道。议礼、制度、考文焉。以寡其过而已矣。

答、由人善道。直达圣道。下学上达也。儒者、人道之所长。故上帝之道。以儒为始也。问、释迦佛。普渡众生而传宗教律。习佛者。亦曰普渡众生。众生日堕於恶道。普渡者、上帝之事。慈悲者、上帝之心。佛即上帝之代表。佛岂易言哉。众生岂易普渡哉。

答、上帝在我心中。本良心而行。我即上帝也。代表上帝。即当普渡众生。欲渡天地之众生。须渡一身之众生。身之言行动念。犹堕於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不能修一己。焉能渡众生。能渡一身之众生。即能渡天地之众生。修己方足以安人也。

问、至诚何以通天耶。

答、至诚者、性道之纯也。性道出於天。诚即有感。感而遂通。通即有乐。故孟子云。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况至诚乎。人能至诚。性与天道。宛然一体。故至诚即天人合一之学也。问、诚之之法何如耶。

答、在正心。在诚意。正心者、体天之道也。诚意者、尽人之道也。尽人方可以合天。故诚意为始。欲诚其意。必慎其独。独者中之立极。道之本根。所以克乎意。复乎意。反性道之下流。而逆行於天。为君子立本之学。立命之基。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问、修德时。人皆有恨。用德时。窃恨积德不厚。故孟子云。强为善而已矣。

答、明天道者、则无恨矣。人知因果之说。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文不落虚空。一语皆有循环。一念能致影响。则勇於积德矣。

问、仁勇可假。智不可假。欲得真智。须有真仁。欲信真仁。勇於功德。智者、福命之源。仁者、福命之本。君子居仁由义。由仁义行。非行仁义也。其福命当如之何。

答、君子行所当行。福亦所当福也。

第五十九礼拜平恨在实学

民国二年四月二十七日记

问、讲弟的人。与论语首章相符不相符。

答、子臣弟友。皆是伦常之道。兄有兄道。弟有弟道。凡事各尽其道。就是学。时习者、求乎弟以事兄。时时恐未能也。兄弟既翕。和乐且耽。岂不悦哉。有朋自远方来。四海之内。四海之外。皆兄弟也。凡认为朋友者。就该尽弟道。朋友如桃园兄弟。不亦乐乎。朋友列於五伦。如兄如弟。劝善规过。互相勉励。彼此无疑。不求知而知已真。患难相顾。能寄妻托子。人不知天知。何愠之有。不亦君子乎。异姓胜同胞。岂但君子。圣贤也。

问、真儒之道。尽人合天。天人合一。非生知安行之君子。舍学奚以尽人合天。孔子以为学之法教人。即所以教人尽人合天耶。

答、学之一字。乃圣人平造化生成之恨。造化所以有恨者。落於后天也。有恨可以平之者。复於先天也。圣人者。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故其所言之学。可由后天而返先天。人可违而不学耶。无论形上形下之道器。皆学之事也。无论君臣庶民。皆学之人也。无论邦家。皆学之地也。无论穷达。皆学之时也。又无论何人何地何时。要必以好学为事之主宰。而后乃能有成焉。此章皆为己之学。有朋句。讲家多指成人言。其来学自足以成人。不待言也。然不曰学以及人。而曰朋来者。对下人不知一节言。一以示学成而自得顺境。一以示学成而自能处逆境。学后自然之效验。有此两层。曰说、曰乐、曰君子。人人所欲也。本圣贤之正谊。有以欣动流俗为学之私情。实以欣动流俗为学之真情。三不亦字。言说、乐、与君子。不独生知安行者。不学而自有此境也。即学而不厌者。亦得此境也。一解、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其时大学盛行。固有此境也。我孔子生当末世。志学以后。好古敏求。亦有此境也。一解、本一己所先得者。诱人进学。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果能此道。亦无不得此境也。一解、合上三解。亦字之神活现。亦字之义无馀。

问、人亦孰不欲富贵哉。富贵者。后天之人爵也。师位乃后天之天爵。欲富贵者情也。欲富贵而富贵者。知情而未知人也。不欲富贵而富贵者。知人而未知天也。富贵而不富贵也。知天而可尽人也。尽人而又富贵者。天爵也。尽人而不富贵者。不人爵而天爵也。天爵者。后天之天爵亦存也。天爵而又人爵者、时也。人爵而又天爵者、亦时也。

答、元午当中。天不爱道也。固如是矣。

问、士大夫体不立而急於用者。登庸之道有未正也。

答、天下之大本不立。天下将难正也。立则无不正矣。登庸云乎哉。不立则无正矣。登庸云乎哉。

问、天子者、有德而有位者也。夫德有三。一曰祖德。二曰前德。三曰功德。具二德者曰天子。具三德者曰圣天子。

答、实行大学之道而已矣。

问、一曰伦礼。二曰人伦道德。三曰大成。四曰中和学堂。此四者。当今之礼也。有志於道者。当知有以立也。孔子曰、不知礼。无以立。四者天时之命也。遵命而行。所以为君子。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今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待其人而后行也。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於天。肫肫其仁。渊渊其渊。浩浩其天。则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坠。凡有血气。莫不尊亲。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如此者。灾及其身。此圣人之微言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不知人将何以代表天道。而为天子。议礼以制人也。答、此智谋之所以当踊跃也。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故曰委曲求全也。

问、君子之志於道者。必据德以依仁。智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故问宜切、而思宜近也。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者。问不切也。君子思不出其位者。近思也。子夏曰、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答、君子之为道也。体在仁而用在智。智者见之谓之智。仁者见之谓之仁。大道之行也。仁智而已矣。

问、夫人之能合於道者、逆行也。顺行而合於道者。必也亲丧。亲丧致哀。人情之自然也。孟子曰、哭死而哀。非为生者也。故曾子云、吾闻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亲丧乎。子游曰、丧致乎哀而止。哀止者。哀而不伤也。哀而不伤者。为丧之道。即为丧之礼也。故为丧过哀。有以毁身。非孝也。即非礼也。

答、圣王之以孝治天下也。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故曰明乎郊社之礼。 尝之义。治国其如示诸掌乎。

问、读中外古今史。苟无其德。不惟不敢作礼乐焉。惯例之礼。不敢行之。从而毁之。诚哉小人反中庸。行而世为天下戒。言而世为天下诅。动而世为天下詈。如此者灾及其身。

答、天地之为气也。善恶随人焉。故栽者培之。倾者覆之。道之自然也。

问、名曰道德研究会可也。何曰人伦道德耶。

答、人伦者。天下之大经。无人伦不足以见道德。道德者。人伦之实母。无道德不足以正人伦。人伦道德研究会者。经纶天下之大经也。例如君臣之伦。昔日在私。私则传子。今日之君臣。大道在公。公则选贤。此天之道。人之德。不知道德。不足以经纶君臣之伦也。又如父子之伦。昔日之道、在家、在族。今日之德。则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昆弟之伦。昔之道在枝叶扶持。共成祖德。今则天下环通。一本上帝。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昔之朋友在劝善规过。今则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共明人道。成大同世界。又如夫妇之伦。昔则承先启后。今则人道造端。察乎天地。夫人伦虽为天下之大经大法。亘古不移。而范围之广狭。须视大道天德之所在。不得其正。虽讲人伦。犹遭指责。苟得其正。则庶民自兴。邪慝自息。人伦道德研究会者。所以彰天之至道。立人之至德。本会虽不能担此责任。然会名研究。愿与君子一商榷焉。

问、研究道德。即所以经纶耶。

答、道德者。包罗天地万物万教在内。故人伦道德研究会后。又有大成研究会之名。中和学堂之设立。均所以纬人伦之大经。明人道以成大同也。

问、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儒以现在立说。不能普渡众生。毋乃小於佛乎。

答、儒之现在立说。即素位而行。人能素位而行。即下学可以上达。由迩可以及远。人道之乐。莫乐於素位。而各行其道也。现在立说。即所以普渡众生。使人人自渡之法。不言普渡。而普渡之实。自在其中。佛法普渡。渡在有缘。有缘者已先自渡矣。儒则不论有缘无缘。行其道则安。悖其道则苦。君子修己以安人。即所以普渡众生。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即所以普渡众生。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即所以普渡众生。致中和。天地位。万物育。大德受命。代表上帝。语大莫能载。语小莫能破。天地万物。纤微毕渡。莫不渡为一己。谁曰不能普渡众生。又谁曰小耶。

问、道家之持心。戒慎杀机。佛家之持心。曰结善缘。儒家之持心。必慎其独。何也。

答、不忘道也。

问、道至乐也。文王之慎独。何曰小心翼翼。曾子之慎独。何曰战战兢兢。中庸云、君子慎独。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何谓也。

答、不忘法也。

问、道法并行。君子之所不可及者。其为人之所不见乎。

答、道法并行。君子之所以出气数。挽气数。受天德。为王道。君子之所畏。即君子之所乐。问、爱人者莫若佛。安人者莫若儒。二教皆为人。为人乃上帝之心。於斯为教也。教皆同心而异德。异德而同归。

答、教皆道之用。教愈合而道愈完。三教合源。万教自归上帝。

问、万教之难。难於修身。儒则修己可以治人。修己可以安人。立己可以立人。达己可以达人。佛教普渡众生。能渡一己之众生。即能渡天下之众生 。无嗔杀邪淫之念。则渡身内地狱之众生。无悭贪不施之心。则渡身内饿鬼界之众生。无愚痴暗蔽之行。则渡身内畜生界之众生。有三皈五戒之行。则渡身内人善界之众生。有精修十善之果。则渡身内天善界之众生。有善恶杂糅之因。则渡身内修罗界之众生。有修四谛因缘之功。则渡身内声闻界之众生。有空十二因缘之德。则渡身内缘觉界之众生。有修六渡万行之功。则渡身内菩萨界之众生。普渡身内之众生。乃能常觉不昧。是谓内佛而外慈。耶稣能舍身成志。然后其说乃行於天下。孔子曰、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有子曰、本立而道生。孟子曰、身不行道。不行於妻子。其身不正。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答、万教之义。成己成人而已矣。成己者、学也。成人者、道也。学以致其道。是谓大道之学。故大学之道。曰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於至善。能明明德於一身者。而后能明明德於天下。能亲身内之民者。而后能亲天下之民。能止一身之至善。而后能止天下之至善。故君子之道本诸身。征诸庶民。考诸三王而不谬。建诸天地而不悖。质诸鬼神而无疑。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万教乃能归儒也。

问、欲知万教归儒之义。须知真儒之道。欲知真儒之道。在行大学之功。大学一书。道法并载。明明德、、亲民、止至善、道也。止、定、静、安、虑、得、法也。道者所以成己成人。法者、所以致道。道即大学之道。法即大道之学。自外王言之曰学。自内圣言之曰法。君子学以致其道。即法以得其道。是道也。人人皆得而成之耶。

答、有志竟成。志之所在。即道之所在。法者所以行其志。即所以成其道。故孟子曰、士尚志。孔子曰、志於道。无志者。乌足与言哉。

问、儒家之礼。领取生人之乐。释道之教。享受灵魂之安。性命双修。诚不易欤。

答、大道之行也。万教归儒矣。下学可以上达。三教其合源乎。

第六十礼拜大道严於治法

民国二年五月初四日记

问、星期我到了十馀次。先生所讲的学而第一章。讲来头头是道。我方知孔子之道。包罗万象。昔赵普云、半部论语佐太平。半部论语治天下。今听先生讲来。只要学而一章。就可以修身治天下。真是圣道大如天。我辈何敢妄加评议。但闻世人言。论语之书。蒙童不可读。依我听来。非将圣经作为实行的教授书。万不能自治。今日一般蒙童。异日一般英雄。皆出於论语之中。我看而今的新学。不读圣经。不讲圣道。总讲阴谋手段。在家不知伦常。一到学堂。则讲欺骗诈夺。弄得一般青年子弟。野心勃勃。回家讲起家庭革命。在外学假学阔。男女平权自由。今日自由结婚。异日自由离婚。世风日下。廉耻丧尽矣。人面兽心。实教育为之也。今民国欲企富强。非改不良教育。先讲道德。然后讲学说。万难收拾人心。今先生将此学说昌明。功德无量矣。

答、敝会兴大成礼拜。每星期不辞口舌之劳。不过尽我国民之职。何敢言昌明学说。非天子不议礼。虽有其德。苟无其位。不敢作礼。虽有其位。苟无其德。亦不敢作礼。必要聪明圣智达天德者方能之。但今时人人有五洲共和之说。天道开而贤人自出。我今不过开圣道一线之路。待其人而行。鞠躬尽瘁。完全分量足矣。

问、请先生将学而首章。切实注明。文以载道。亦可以传世。何如。

答、孔子述而不作。我区区一点学说。何敢问世。不过门人中笔之於书。传告同人。亦多闻广识之一助尔。(问谈录)

问、孔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今则君子之行者四焉。一曰伦礼。二曰道德。三曰大成。四曰学堂。胥天下万世而上达也。何忧何惑何惧。

答、所以行之者。立下学之基也。何上达之足云。

问、礼者、天之道。乐者、人之道。礼乐者、天人合一之道也。

答、修道以仁。故曰后进於礼乐君子也。

问、恶利口之覆邦家者。民者、氓也。犹水也。决诸东方则东流。决诸西方则西流。可以为善。可以为不善也。抑视牧者之指导何如耳。故曰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是故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尧舜之民。惟日迁善而不知之者。职是故也。利口徒言。淆乱是非。颠倒黑白。百姓听之而偾事。邦家用之而覆国。灾害并至。虽有善者。亦无如之何矣。古者言之不出。君子先行其言。而后从之。耻躬之不逮也。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圣门恶夫佞者。听其言而观其行。垂万世之言防。良有以也。今者、不有祝 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於今之世矣。利口覆邦家。固可恶也。吾恐佞者。生今之世。反古之道。灾及其身者也。圣言可畏。其曷勉旃。

答、昔者文王视民如伤。望道而未之见。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矣。何利口之云。

问、言行不谨。所以动天地之枢机。苟不慎独。无以寓天地之机纽。可不慎乎。故君子谨言慎行。必慎其独也。而今而后。其知免夫。

答、诗云、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其斯之谓也。

问、儒氏三乘。曰忠信。忠恕。中和。忠信者。有诸己之谓信。有诸己而后求诸人恕也。演绎也。孟子曰、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强恕者。力行近乎仁也。归纳也。由恕以求忠也。故强恕者。忠信之目也。

答、三乘者。均所以为仁也。

问、由道者、天下之人也。办道者、中人以上之人也。中人以上之人有三。曰生而知之。中行是也。学而知之。狂者是也。困而学之。狷者是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下者中人以下之人。不可以语上也。语尚不可。矧曰办道。故办事细则。同一项事。告戒三次不改者退。颜子不贰过。子路喜闻过。三告不悛。困而不学也乎。

答、孔子不云乎。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爱人以德。其教之也。能勿是乎。

问、三教者。太极也。儒释犹两仪。道干其中焉。释禀内圣。长於性也。儒擅外王。人道行焉。道应其时。无极象也。合而曰乾。一天也。曰道。二地也。曰释。三人也。曰儒。故大德曰乾。天子於乾。乾生万物。一以贯之。下学上达。下者、儒也。学也。上者、释也。教也。上达者、道也。德也。故曰太上不德。是以有德。

答、天子者、三教之一也。万教归儒焉。万教之代表。上帝之心也。是以道法并行。安天下之民也。

问、治法之严。莫严於道德。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闲居不愧于屋漏。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曾子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治法之宽。莫宽於法律。证据确凿。然后定罪。律无明条。不为犯罪。故曰法律治行为。矫枉於已然之后。不亦宽乎。法律尚可容奸。惟道德不敢自欺。

答、故曰法制之民。苟免而无耻也。礼制之民。有耻且格也。道德之民。不敢自欺也。

问、中者、示道之法。空者、状道之容。无者、溯道之由。

答、其实一也。君子下学上达而已矣。故曰登高必自卑。知远之近。知风之自。知微之显。以入德矣。

问、天下攘攘。谁是人也。天下熙熙。谁非人也。

答、人而不仁者有矣乎。人之所以异於禽兽者几希。

问、君子为天地之心。人之表率。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师。

答、道在君相师儒。其固然矣。

问、天数之气。无时不平。平则相持而乱。若有高出乎气者。必统一而不乱。详考古今中外变迁史。莫不皆然。答、故曰首出庶物。万国咸宁。

问、名之所在。实必归之。古今来奸雄拥立。自诩得计。小人结义。意在牢笼。不知弄巧反拙。终遭果报。

答、天道重名分。人不履其实者。人道有亏也。居名分而无智。亦受愚之道也。

问、人之言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斯言也。知有天数而不知有天命。天命靡常。道善则得之。不善则失之。故君子慎独以持己。大德以受命。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弗失。顾 天之明命。畏天命也。

答、天命者、所以挽数也。必天人合一。而后天命行焉。故君子终日乾乾。进德修业。力尽人事。奉天以承命也。

问、人之言曰。中行者、内外合一之才也。闻大道即可受天之命以行道。故孔子不得中行而与之。乃思其次者也。狂者行不顾言。内外不合一。必闻道好学而后可受命焉。狷者守之於内。而不充之四海。亦有受道之资。故孔子亦与焉。三者、天之降才尔殊。俱是闻道之才。敢问其说何也。

答、君子之学无他。内外合一而已矣。君子之道无他。天人合一而已矣。狷者、有忠信之实。诚意之徵也。学始终於诚。故可以闻道。教之以道。以道存心。即可主忠信以进忠恕。尽忠恕以至中和。狂者、恕之於外。而不知守忠。有正心之象。而心实放焉。教之以谨慎。谨於言而慎其行。收放心以慎其独。忠恕之基立。则受中和之命焉。中行者、中道而行。从容中道。坐闻其道。起而行之。有中和之智。修身之美。逆来可以顺受。委曲足以求全。智谋踊跃。则与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古者惟舜而已。故匹夫而为天子。圣门有颜子焉。孔子恸为天丧。三者俱能受道而有别焉。中行为大德。忠恕为至德。大道之守、忠信足矣。大道之传、忠恕能焉。大道之行。非中行未足有与。故曰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待其人而后行。又苟非至德。至道尚不能凝。矧非大德而能受命乎哉。知此言者。则可以语命、语仁、语利矣。

问、何谓也。

答、命者、天命也。立命也。明命也。不知命无以为仁者。不立命无以受天命。不明命无以尽精微。仁者、天地之心也。万物之命也。大道之德也。利者、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寿。溥博渊泉。而时出之。利莫大焉。是谓仁者安仁而智大。智者利仁而福生。生生不已。散之以利天下。曾子曰、生财有大道。非大德其孰能语於此哉。故孔子罕言之也。问、人有言曰。子罕言利与命与仁。仁者、儒家之事也。利者、佛家之事也。命者、道家之事也。此章含有三教合源之义。孔子罕言之。留以有待也。信乎。

答、三者、性与天道之事。孔子罕言之。故不可得而闻也。

问、君子之行道也。先刚而后仁。刚则平天下。仁则明明德。孔子曰、吾未见刚者。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尚待其人而后行。何刚之见也。未见之意。亦犹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之义。言有志未逮。成道而不能躬行其道也。故曰躬行君子。则吾未之有得。

答、孔子固大道之师。然所谓刚者。无欲之称。无欲则命能自主。君子命立之谓也。克己也。克己於一身。乃能砥柱於天下。故曰克己之谓刚。复礼之谓仁。

问、刚者行法。仁者行道。道无形而法有验。法者、所以表道也。

答、君子平天下。行帝之道也。非法则帝道不明。故君子道法并行。乃能挽末劫。而臻盛世。问、常言大道在人。人何以不行道也。

答、尧舜帅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帅天下以暴。而民从之。抑在乎君子之德何如耳。问、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凡被刍狗之人。必是不仁之人。人无仁心。则感天地之恶气以飘流。人而有仁。则感天地之善气而有主。是天地不仁之气。愚弄万物耳。非天地果不仁也。果天地不仁。焉生万物以养人哉。

答、知此则知先天之道。能挽后天之数也。故君子尽人以合先天之道。天人合一。则傲后天之数。作中流砥柱。以挽末劫耳。

问、至德者。佛家之慈悲。儒家之言行。敢问何谓至德也。

答、儒佛合宗。内外合一也。

问、明善即可以诚身。不诚身则记过。何也。

答、此乃天律为然也。

问、伦礼道德。均所以自修。兼以求友。大成则以文会友。以友辅仁。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则修己矣。可以治人。中和学堂者。所以治人。修己治人。尽己之性。尽人之性也。则可尽物之性。参天地之化育矣。故曰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仁也者人也。天地之心也。受命於天曰天子。行道於人曰大人。故子罕言利。与命与仁。为仁有命。其利无穷。故大德者必受命。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寿。人有言曰。君子自强不息。至诚受命。中天下而立。定四海之民。性分定也。天下一家。中国一人。其此之谓欤。

答、生今之世。行古之道。天下皆安矣。

问、好称功德。得财而难舍者。积贫之势也。

答、未知天之命也。

问、凡究丹经者。须知立功立德而后可乎。

答、人有恒言。万卷丹经无口诀。三教经文皆口诀。诀者所以行道也。否则偏於内矣。

第六十一礼拜孝弟章解释

民国二年五月十一日记

问、今观所讲学而一章。分出白话、官话、文话。正合时宜。真是因时措宜。因材施教。先生何不将第二章。亦如此讲法。使上智、中智、下智。一目了然。

答、论语为门人所记。固皆圣人之文章。但其精微至理。我今不过发其万分之一。浅中之粗。其论语第二章。乃是有子作的。其中之精微。亦如孔子。

问、有子所言。其为人也一章。始则人身之人。终则仁爱之仁。是经之谬耶。还是传写之谬耶。

答、(白话解)始则言为人。终则言为仁。二字不同者。其中有极大的渊源。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此是伦常中之实事也。后天中之道也。凡有孝弟之人。其心纯良。其性好善。故断不能犯上。犯上是忤逆不孝之人所为也。凡古今忠臣。皆出於孝子之门。不能犯上。而能作乱。未之有也。作乱二字。即而今捣乱之说。未之有也。断其必无是事。君子务本。本者根本也。即是人之良心也。本立而道生。道者即是天道也。知天道而言孝弟。返还先天之元气也。故天道生而人道立。又推进一层言之。孝弟者。也者二字。是回天的手段之笔也。即是由人道返天道。由人道合天道。天道者何。未入母腹以前。光光亮亮。一点灵光之仁。混入父母的精血而成形。十月胎元已满。离了母腹。即是后天之人。而忘乎先天之仁。惟能知孝弟之人。方有仁爱之仁。故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孟子云、仁也者人也。合而言之道也。即是此义。孔门弟子。惟有子言似孔子。其为人也这章书。文若游龙。笔意矫捷。进一层又翻一层。翻一层又进一层。由后天说到先天。由先天又说到后天。先天之本。为人之性灵。后天之本。为人之身心。此是先后天合而言之。其中有孔门一贯之心传。天人合一之玄妙。由伦常日用。而返还先天之大道。此即是下学上达之实学也。始终两字。即道家曰真人。儒家曰克己复礼。天下归仁。不知者以为前后不合。乃正合常言仁人君子也。(官话解其一)有子、孔子弟子。姓有、名若。其智慧超乎曾子。得孔子之真传。知天人一气之理。其学全始全终。故将先天发明曰。其为人也。言有人於此。不论其如何好学。如何好道。不外孝弟二字。孝者、善事父母。无事不以道尽其孝。弟者、善事兄长。无事不以道全其弟。人能孝弟。其心和平。而好犯上者。言其以无理之事逆上。鲜矣。鲜者、少也。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言其灭天理。穷人欲。未之有也。谓无此事也。君子有仁德之心。故务本。务者、能明先天之学。专心致此。本者、即未生以前。禀赋天理之真性。至虚至灵。有一无二之主宰。乃先天之性命也。然而不有父母。则无后天之形体。既有形体。即知父母为我形体之本。务之则本立。本立则道生。道即忠恕为仁之道。故曰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仁者、天良至善也。能孝弟即返还先天之元气元神。保全天理良心。尽性以至於命也。(官话解其二)有子。真儒也。亚圣也。孔子没。曾子与门人撰记。有子明先天以后。知世俗人情皆空。而曾子谨小慎微之人。与有子不甚相合。何以言之。孔子没。门人以有若似圣人。欲以所事孔子事之。强曾子。曾子曰。不可。故有子之事独少。所言其为人也一章。知人天地。惟人为贵。贵在性灵。然必知其本。先由孝弟做起。可保先天本来之仁心。知我身从何来。必不可忘本。故揭出其为人也孝弟。孝者、复还我后天之凡性命。以报父母生养之恩。人生元气在父母。然无天地。即无父母。无父母即无我身。知有我身。即知有父母。有天地。知有天地。即知有性命。要保性命。必由伦常起点。故欲合天地。保守我身。安得不孝。安得不弟。故孝弟之至。通神明。光四海。除孝弟之外。无实道。能孝弟。天性慈良。事事循理。岂复犯上耶。故曰鲜矣。不能犯上。即道德仁人之君子。而犹作乱者。未之有也。言断断乎其无此事也。君子务本。本即我身中应动之灵机。先天之真性。天人一气。复命归根。根本若坏。何以为人。不知务本。是人面兽心也。故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生生不已。日用伦常。头头是道。然则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尽人伦之本。即返还先天一气之本。人道尽。天道明。故大学有云。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文话解)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人非父生母鞠。则无此身。此身於父母。其情最亲。则有爱。其位最严。则有敬。爱敬兼尽孝也。至缀弟字於孝下者。不得混同孝友。爱兄弟斯为友。敬兄长斯为弟。然天下无无父母之人。而不皆有兄弟之人。则友不尽属同胞。如孔子有兄无弟。而曰友於兄弟。可推也。然天下有有弟之人。而不皆有有兄之人。则弟不尽属同胞。如尧舜之道。孝弟而已。尧有兄可云弟。尧无兄亦云弟。孔子曰、出则弟。乡党称弟。可推也。是友弟之义。兄弟而外。统其朝夕相亲相近者言也。兹不曰孝友。而曰孝弟者。凡人受生以还。对待年幼者。不免或刚直。对待年长者。易尽其逊顺。孝弟者、所以先养其逊顺之心也。暴戾消而一归逊顺。自於德邵年高分尊。凡在己上者。无不逊顺。容或以情之疏。稍不逊顺而干犯之。盖鲜少矣。夫天下之乱。起於争斗悖逆。逊则不争。顺则不悖。稍不逊顺者不为。而犹争斗悖逆。好作乱以祸及上下者。决无是理。故曰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君子二句。推开说。引起下二句。君子兼有德而任政教之化者。天下万事万物。必有所由始。是谓之本。力不他用。而专务之。久则习惯而本立。道自富有而日新。是谓之生。本犹树之根。务犹栽培灌溉。立犹坚固不摇。则由本而干。而枝、而叶、而华、而实。道生之譬也。此道字所包者广。形而上者。形而下者皆是。仁字亦在其中。夫仁者。心之全德也。其为器重。其为道远。举者莫能任也。行者莫能致也。此章仁字。专以敬爱之良言。人人可能也。上节不犯上。不作乱。就仁理之害言。此节仁字。更进一层。无害而利始兴。一切睦姻任恤之仁。从兹而出。为之云者。求仁而力行之也。去仁不为。非人也。为仁不本於孝弟。劬劳之德。手足之情。犹且隔膜相视。则不爱其亲。而爱他人。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非要他之誉。即因他人之材力聪明。声色货财。假敬爱以深其结交。岂以其一体相通。爱敬自出於不容已乎。徒以人欲取仁。而天理之仁日亡。人欲所袭之仁。断无不归於消灭。圣门所深戒也。然世有孝弟而不克为仁者。孝弟之偏。非真孝子悌弟之人也。又当以为仁全其孝弟。不得以小孝小弟自囿可也。

(馀谈附记)古今来治日少。乱日多。未乱而见微知著恃乎智。遇乱而一往直前恃乎勇。卒能戡定祸乱。则恃智勇兼全之才。人才所以当培育也。然培育人才。先在为仁。不专智勇。智勇虽能平乱。无仁立干。出其变诈之智。逞其血气之勇。作乱端不外斯二者。仁则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使人皆仁。乱於何有。况人无私欲。静极明生而为智。理直气壮而为勇。一仁可兼万善。圣贤之学。故以仁为汲汲。有子言仁。尚未及斯全量。由孝弟而酿为慈和。上下相亲谓之仁。在家则家齐。在国则国治。在天下则天下平。此虽不可必之事。而制治於未乱。惟此仁让之理。实有一定不移。仁既熟而加以智勇。智则仁不失之愚。勇则仁不失之柔。自明而诚。自强不息。可由后天之彝伦。返还先天之性命。有子为人强识。好古道。圣人游。以其性之所近。得闻大学先天之道。其智慧超出曾子。足以知圣。如辨速朽速贫之言可证。而其力行不及曾子。圣人没后。子夏、子张、子游、皆贤人也。以有子早契先天之道。略似圣人。欲师事之。曾子喻以江汉秋阳。皎皎乎不可尚。亦即先天之体。推孔子独

完其量。非有子可及。然从圣日久。默受裁成。有以知上达必由下学。故所言皆切实之行。

为人一章。尤本之先务。下学所由肇修也。

问、人何以能修身。

答、须先爱身。能爱其身。则能自治其身。自修其身。人无有不爱其身者。圣人因其自然而教之。故曰、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夫身出於父母。故孝为百行先。推其孝亲之义。则有子、臣、弟、友、之礼。施由亲始也。身有性灵。性禀於天。人非天不生。故犹当仰不愧天。存心养性以事天。孔子曰。明乎郊社之礼。 尝之义。治国其犹示诸掌乎。即教人各修其身也。

问、孝弟之道。内外合一之学。人所易也。性命之学。天人合一之道。人所难也。

答、君子之道。一以贯之。孝弟也者。后天之性命也。性命也者。先天之孝弟也。而其行也。各有时焉。故曰、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待其人而后行者。即待其时而后行也。大道之不行也。守先王之道。以待后之学者。孝弟而已矣。

第六十二礼拜巧言章解释

民国二年五月十八日记

问、我等前星期。听讲其为人也一章。分为三解。其理甚明。今日请先生再讲第三章。亦为三解。使我开其茅塞何如。

答、(白话解)只要各位新旧学先生肯听。吾亦不辞口舌之劳。但其中恐有未当者。请不吝指教。我又多一番见解。其论语第三章。孔子一生重仁。巧言令色。巧者、近於逢迎。随人心意。顺情之语。或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如一犬吠影。百犬吠声。不论他人之是非。投其所好而为言。故曰巧言。令色者、假意欢迎。似和言悦色。鄙态不堪。如娼优之流。其意专在悦人之心。是无耻也。这就是小人的令色。若伪君子之巧言令色。外貌庄严。趋炎附势。背他人说他人之是非。心毒貌慈。一口的仁义道德。满腔的恶念私心。这就是巧言令色。鲜矣仁。此等人其道心未尽死。略略尚有人心。故曰、鲜矣仁。以其有一点仁心未死尽也。

(官话解)巧者、好也。妙也。令者、美也。善也。鲜、少也。仁者、有德之君子也。巧言内无实学。徒佞谀以动人听闻。令者、外无威严。袭容貌以供人取悦。其心已不纯矣。故夫子戒之。鲜矣仁者。非有实德之人也。彼以为欺人。而实为欺己。心毒貌慈。道心失矣。道心失。则为恶易。为善难。诸事不求其实。断非仁人君子。盖仁人君子之言色。非不巧令也。而实由衷出。不徒粉饰於外也。一有粉饰之心。即非天理人情。夫巧令者。后天人心也。先天道心。何由巧令。巧令。即失先天之正也。故夫子言之。以为后世之徒事巧令者戒。(文话解)巧、好也。令、善也。诸家之解同。言、指对人谈论。色、一身容貌。记云。色容庄。色容貌容。可分可合。盖凡形容为目所见者。皆名为色。仁、心之德。理之真诚处也。此章巧言令色。总是有心装好彰善。图人悦己起见。言色既不本於真诚。天理虽未尽灭。而杂以人欲。本心之德不全。故曰鲜矣仁。惟仁者理得於心。出言有章。其生色也。 然见於面。盎於背。言非不好也。色非不善也。惟知理所宜。尽其在己。原非假此以悦人。而人自无不悦者。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己心安。故人心亦安。存仁於言色之先。巧令无非仁之流露。而心中之德愈全。至有未仁而求仁者。欲全心中之德。不暇致饰於外以悦人。言则讷而不巧。色则木而不令。心不外驰。於仁为近。斯可异者。既不知静养此仁。恭默思道。又恐不能见诸实行。乃假言色以投世俗之好。俨若嘉谟洋洋。不可择也。威威棣棣。不可选也。反觉仁者之言色。不如是之周详。虽不同利口覆邦。协肩谄笑。然不以理实求诸己。而但以言色取仁。在外多一分粉饰。在内失一分真诚。久假不归。一切皆虚伪主张。恶知其非有也。而昧於察言观色者。亦同奉以仁人之名。名归而实不至。世俗之结交要誉。甚至求富贵利达。在人易倾其耳目。且赞其娴於应酬。而一己又不难於徇人者。大抵如是。羞恶之良渐丧。积妄生恶。仁必由鲜而至於无。学者当谨之於始。有子章仁字。仁之用。此章仁字。仁之体。然曰言。曰色。亦仁之用。惟静存未发。乃仁之体。由静存而内省。乃仁之体。由内省而动察。体全而用斯大。仁遂生生不已。此为己之学也。夫子戒仁者之为人。以巧令例其馀。以鲜仁发其伏。求仁者。其亦知所从事乎。

问、仁者、天地之心也。人之神也。故仁有天地之仁。有个人之仁。孔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孟子曰、以德行仁者王。行仁政而王。莫之能御也。天地之仁也。天地之心。即人之王也。子曰、志道。据德。依仁。仁者、人也。个人之仁也。孟子曰、仁者人也。合而言之道也。人与仁合一。践形也。即天人合一。天地之仁。与个人之仁。合而一体者。大人也。可以代天宣化。代天行道。作之君。作之师。天子也。老子曰、天地非大。吾身非小。仁者也、可以包罗天地。养育群生。仁者之量也。仁者之功也。故孟子云、夫仁天之尊爵也。人之安宅也。莫之御而不仁。是不智也。故曰智谋踊跃。若决江河也。沛然谁能御之。

答、仁者体也。智者用也。君子之仁也。一智而已矣。

问、孟子曰、人有恒言。皆曰天下国家。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今闻曰身之本在心。心之本在中。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本天地之中。以协吾身之中。是本天道以治人情。则意有不诚。物有不格。而知有不致者乎。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答、中者平也。君子执两用中。则物各得其平矣。

问、仁者人也。人心也。先天之元神也。人者身骸也。后天之人也。孟子曰、合而言之者道也。先天之仁。与后天之人。合而一体也。性命合一也。践形也。圣人也。仁人也。有后天之人。而先天非人者。是由精怪而成人身。不可与言仁也。故孔子罕言利。与命与仁。性与天道之事。子贡之所谓不可得而闻也。命、天之所赋。有先天之命。天命之谓性也。有后天之命。俗命也。傲命也。有先后合一之命。天命也。圣人之所畏也。君子居易以俟命。立命也。不知命无以立。知命而遵。遵命而行。仁者也。若夫利者。后天之人所仰给。而易困也。困则不可以入德。不可以有为也。故夫子罕言之。虽然、人皆可以为尧舜。不知其可也。太上曰。世有由精怪而修成人身者。亦能建功立业。而魔心一发。为恶终无转机。虽至杀身亡家而不悔。有由人道而复为人者。可以为善。可以为不善。惟有自天诞降。归入后天。不能有善无恶。一经挫辱。悔心易萌。回首便登道岸。人其省之。由此观之。人皆可以为尧舜。是以难也。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颜渊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吾见其人矣。中人以上之人也。若中人以下之人。盖有之矣。我未之见也。

答、人病不为耳。前后判若两人。栽者培之矣。(问谈录)

第六十三礼拜吾日三省新义

民国二年五月廿五日记

问、有子之聪明。胜过曾子。何以圣门一贯之传。不授於有子。独授於曾子。圣人教弟子有私心乎。

答、(白话解)圣人皆是大公无私。而有子之智识。超乎三千门徒之上。凡智识太高。多半不好学。而曾子忠实老诚。笃信夫子之道。而又好学。故孔子说参也鲁。曾子虽鲁。他能学而时习。常常以夫子之道。行住坐卧。视听言动。不须臾离也。夫子见其好学至诚。故诏之曰。吾道一以贯之。但曾子之道。只可以处常。可以对君子。有子之言。可以处变。处变是圣人之能事也。故常道传於曾子。观吾日三省一章。每日反身自问。恐有一念不能对人。乃三省也。为人谋而不忠乎。恐我今日有人托我之事。我不办到。对不住他人。吾身不安也。与朋友交。而不信乎。无论是何许言。我当面承认。不失信於他人。即是诚心对人也。传不习乎。如我能教人者。有诸己然后求诸人。以身试验。误其一身犹小可。误他人则罪大。能传他人。岂不自习乎。不忠乎。不信乎。不习乎。学孔子之教。不亦说乎。不亦乐乎。不亦君子乎。曾子发一言。作一事。尊师重道。温故而知新。故言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故曾子应得一贯之传也。

(官话解其一)曾子。孔子弟子。名参。字子舆。诚实无伪。好学人也。得夫子先天一贯之传。每日三省其身。盖大贤之心。与人人同乐也。为人谋。代人设想。人身既得。何日共知大道。人身难得。何时共体大道。此乃天下一家。中外一人之心也。当今之世。各怀一心。所以为人谋而不忠。与朋友交而不信。得传人而不先习。此三者天下人人之通弊也。果能为人谋而忠。交朋友而信。得传人而习。则由后天返还先天。人人共乐太平也。世其有此三省者乎。有则加之。无则勉之。如此之学。由贤可希圣也。

(官话解其二)曾子一生好学。兢兢业业。岂有为人谋而不忠。与朋友交而不信。传人而不自习之理。此是曾子现身说法。悲天悯人之心也。如人有不忠不信不习。非诚身之学也。能省此三者。先天既得。天人合一。修身切要之学也。人有忠信而加以习。虽蛮貊之邦可行。如不忠不信不习。虽州里难行。故曾子省之以警世云。

(文话解其一)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曾子志在大学。不敢自欺。己身既修。又思成人。然修己从不欺下手。而成人亦从不欺下手。下三句皆成人之事。不忠不信不习。即欺人之事。一涉於欺人。断不能成人。况欺人实以自欺。故惟恐稍有所欺。每日三省其身也。为人谋而不忠乎。为、助也。谋、用计也。忠、是尽己之心。人、兼远近之人。惟人有疏远。心每难尽。故特以忠言。忠於疏远。则亲近可知。为人谋而忠者。或人有求於我。或我自然念及於人。事事物物。代为安排。必使其万全而后已。此非爱人如己者不能。不字、是自责之词。乎字、是自问之词。此句泛以人言。则所成者甚广矣。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与及也。朋、凡同道之人。友、凡同志之人。交、往来相结也。信者、以诚实相待。内外如一。始终不二。人既同道同志。时相集会。较诸为人。而情有专注。财力以助其乏。规劝以辅其仁。则人之为我所成就者。更深切矣。传不习乎。传者、我以道传授於人。习者、一己所知所行。恐有未尽善处。时加体贴。以求至善。此句比上二句关系更大。为人谋。或有属一时之事。与朋友交。学相上下。尚可互相辨难。至若师传。人因不知不能。始来从学。则我之所传。人据为实。苟以不习者。妄为传说。上则致乱往圣之道脉。下则贻害后世之人心。曾子故以不习自省。传必本於习。得人心之同然。复天理之本然。如是以传。自然可大而可久。统三句观之。裁成於人者。至广至深。又复持久不坠。成人之道。无加於兹。

(文话解其二)曾子曰。吾日三省一章。曾子之学。在毋自欺。惟恐稍有所欺。故曰吾日三省吾身。省吾身成己也。成己乃能成人。日三省。每日之间。一省於事物未至之前。一省於言行方出之际。一省於与人应接之馀。为、助也。谋、计划也。人、兼远近。忠、尽己之心。必使外人之事。万全后已。朋、同门。友、同志。与、自此及彼。交、往来相接合也。信者、以诚实相持。内外如一。始终不二。传者、以道传授於人。或著书留传於后。习者、一己所知所行。恐未尽善。时加体习。非师传。而时习也。乎字、正是省字精神。此由成己为成人之学也。圣贤之道。成己成人而已。莫尊於朝廷之人。吾身所由养。莫亲於家庭之人。吾身所由生。人以生养教诲成我。我即有以成之。不足言成人也。况成朝廷之人在得志。成家庭之人。可括於成己之内。纵对己而别之曰人。而人属无几。亦不过成之始基。何足尽成人全量。此章则成人全量也。曰为人谋。广言之也。人无论相识不相识。凡此心此理。可以推及之者。无不尽其聪明材力。使人共安无事之天。以此言成。博何如也。然爱之博者情不专。势难遍施。则成之所讫者必薄。求其情有所专注。势能遍施者。惟朋友乎。相集之时既多。其人之遭际。可以挹彼而注兹。其人之行为。得以长善而救失。终身如一日。则薰陶而变化之者自深厚也。非薄於人而厚於友。友乃人之亲近於我者。苟尽人而得与交。曲成亦复如是。曰为人。曰交友。盖以明成人之次第。由浅入深。不专指交友之谊言也。然博厚不能悠久。所成不免遗恨。学又有传。传较为人谋。与友交。关系尤大。为人谋、或有属一时。与友交、学相上下。尚可互相辨难。至曰传道。时人因启蒙而来学。后人因则古读书。则我之所传。人据为实。苟以不习者。妄为传说。上则致乱往圣之道脉。下则遗害后世之人心。必使传本於习。习则较忠信尤深。孔子曰。忠信不如好学。好学即习也。习则得人心之同然。复天理之本然。如是以传。自然可大而可久。统三句绎之。裁成於人者。博大深厚。又复持久不坠而无疆。成人之道。蔑以加矣。此章有言毋自欺之学是矣。即曰欺人。其实自欺。但第以自治之诚言。以由静而动言。以初学入德言。以人所易忽言。如是相诠。总觉曾子之言。凌乱无章。义多遗漏。惟以成人之旨相诠。於白文为顺。於义为精细圆足。恍然於圣贤之言。无不意味深长。(问谈录)

第六十四礼拜道治千乘新义

 

民国二年六月初三日记

问、观先生这五解。曾子可授一贯之传不谬也。但今时万国交通。将曾子之言办外交。你有忠信。他人无忠信。终被人欺。如之奈何。

答、讲忠信二字。孔子亦说得明白。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其实外国上等社会人。极讲忠信。他国能富强。亦是重在忠信。世界交涉。每每昌言忠信。稍有争执。就讲优劣。强为公理。即是失了忠信。伤了天地的太和。损了国家的元气。不过行险侥幸。小人行为。非君子国也。一变不可至於道。故圣人不以为然。太上曰。强者死之徒。即满招损也。忠信者、谦受益也。天地之正气。人民之共和。所以太平世界。当今中外交通。大道未行。天地尚无定位。人心奸诈。就要用有子之言。信近於义。孔子之智。不失言。亦不失人。今我中国。礼从宜。事从俗。才可以保家保国保天下。

问、闻先生之言。凡事要因人而施。因时制宜。非权宜变通。不能对内对外。敢问道千乘之国一章。其义又是如何。

答、(白话解)各位之言。可谓知己。逢知己不言。是失人也。只要各位愿听。我何敢辞。论语第五章。道千乘之国。千乘、春秋之时为大国。道者、是有道德之国。有道之人掌国。敬事而信。敬者、谦和之气。而信者、凡事不朝令夕改。言出法随。上行下效。有信於民。民乃同心同德。节用而爱人。知稼穑之艰难。爱民如子。使民以时。不轻举妄动。凡举动一事。不为一人之安乐。必使天下人有益。与民同乐。如此方敢言道千乘之国。治国之人。果能照此章行之。岂但千乘。即万乘。万万乘。亦能治之。一人有道。万国共和。

(官话解)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道、至理也。国、地之界限也。千乘之国、大国也。国有道。国乃强。民乃富。然至理必见之於事。事者、礼乐刑政也。事能达理。必先於敬。敬者、诚意正心也。一事不使有偏。发而皆中节。所谓敬事而信。信者、真实无欺。道心也。节用而爱人。凡国家费用。知民间稼穑艰难。量入为出。节、非吝啬之谓也。爱人、即爱民如子也。使民以时。使者、用也。用其力。使者教也。教以善。方能保身、保国、保天下。然此非易事也。贵在不违其时。用力以时。则民有馀闲。劳而不怨。善教以时。则民智易开。有耻且格。若非有道之人。则身不行道。已不行於妻子。岂能道千乘之国哉。

(附解)此道非治道。乃道德之道。亦即率性之谓道也。如失性、即无性。无性、则心之生气以亡。断不能治千乘之国也。纵使国不急亡。亦行险侥幸。不能久也。君有道。民归划一。民有道。天下太平。君民有道。上之意达於下。下之情通於上。上下相关。千乘万乘。其治一也。又何忧乎外患哉。

(文话解)子曰。道者、大学之道也。王道也。道之一字成句。千乘之国。富强大国也。千乘、可参考包马二说。敬事而信。敬心不放也。程子所谓主一无适也。事、视听言动。修身之事也。礼乐刑政。治世之事也。敬则惟恐有阙而信者、求其信心不疑。果敢向前也。敬而不信。则蓄疑败谋。事有不成。信不先敬。则事不能至善。终归无成。敬事而信。无一事之不成。虽不侈言富强。而富强之本立矣。节用而爱人。节、毋太过也。用、兼人君与国家之费用言也。节用、重天产地产。惜人力物力。量入以为出。则国恒富足。爱、亲之也。人、兼朝野之人言。群臣犹吾股肱。百姓犹吾赤子。合群策群力。而联为一气。交相保卫。则国强无敌矣。使民以时。使非用之谓也。正义曰。令也。教也。即单以令字诠使字。令民力田。令民力学。教之义亦赅。民、冥也。人中之无甚知觉者。时、耕稼之时。入学之时。令民用力於农忙时。令民用力於教育时。而讲武之时。亦在其中。夫如是人材日出。 富强遂一振而不复蹶。国家自绵福泽於无穷之数者。皆荡平正直之王道也。非霸者富强之道也。而富强亦不外是。此夫子救时之妙术也。谁谓王道迂阔而莫为哉。

(附解)道先天地而生。故道生天地。天地始生人。天地人同得此一道也。然人为三才之主。有能明天地之道。而立人之道者。遂起而居万人之上。以万人奉有道之人。则国立。以有道之人。御万人。则国兴。此国与道。所以合而为一也。自世衰而道与国分。有道者无国。有国者无道。相沿既久。遂成流弊。学道者无实用。而讲求实用者。又不轨於正道。夫子思有以挽回之曰。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身以之修。家以之齐。即国以之治。如千乘之国。能敬事云云。即道也。即有道之国也。国有道则小以大。大以王。人之言曰。道者、所由适於治之路是也。古今来言功言利。无国不欲富强。而小国以灭。大国终沦胥以亡者。不以般乐怠傲为事。即以侵伐兼并为事。国事日即废弛。国用日即空虚。国人日即解体。国民日即顽固。不生外患。即生内忧。而国遂不可保。知其所以贫弱。即知其所以富强。此章所言。虽无富强之名。而有富强之实。第本道以为治。非贫人以富己。非弱人以强己。以义为利。则富自为富。以德立功。则强自为强。凡人虽不知好道。而莫不欲富强。迎其富强之机以相导。然后知儒者之道。非真迂阔而远於事情。且实舍此而别无治法。即世之言道者。亦不得以空言了事。夫大道之事。无地不有。即无人不宜遵循。言道而忽及千乘之国者。道必乘势而后行。大国借以保其福。小国得以免其祸也。盖有为之言也。而万世保国之道。无论大小不越是矣。(问谈录)

问、人之言曰。中庸者、天人合一之道也。中为天道。庸乃人道。君子中庸。允执厥中。素位而行。惟允执厥中。故战战兢兢。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畏天命也。惟素位而行。故不忧不惧。乐在其中。无入而不自得焉。坦荡荡也。小人反是。小人之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故长戚戚而死於忧患。

答、中庸者。君子之道也。过则不中。不及亦非中。而况庸乎。故曰中庸其至矣乎。民鲜能久矣。天下国家可均也。爵禄可辞也。白刃可蹈也。中庸不可能也。君子犹难之。何小人之足云。(刍谈录)

2001年7月12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