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2000.jpg (5663 字节)

熊十力、梁漱溟佚札三通与佚文一篇


郭齐勇  整理

上海朵云轩艺术品拍卖公司2000年春季拍卖会古籍版本专场于是年6月17日在上海静安希尔顿酒店举行。为此,朵云轩公司事先印制了精美的图册。从图册中看,拍卖品606号为熊十力函札一通,608号为梁漱溟函札两通,分别标价3—5千元人民币。兹据彩色图片,将此三通函件整理如下,并考证其年代,略作注释,顺便纠正一些误记。

著名文学家、湖北黄梅冯文炳(废名)教授与熊先生关系密切。其后人保留了熊十力所写《黄梅冯府君墓志》一文。2001年,参观冯废名旧居的学人给了我原文的照片与复印件,特整理于兹。

熊十力致钟泰佚札一通[1] 

钟山[2]吾兄:

元日信,顷才到,即复以报。李钧简[3]先生,年六十中举,连捷翰林,官至仓场总督(与各省总督同级)。吾侪少时,曾闻老辈谈其行运迟,而运到便一气呵成,殊可异。所闻只此而已。其书鄂中尚可访,但确不多,吾并未之见。曾见其点翰林之策问,有谈《易》之长文,似无甚透悟处,只引古书而已,所用亦皆为易见者。吾有一学生,曾见其书。据云,引余经以释《易》辞,与来书所说大概相同。夫以诸经释《易》,必观其会通,最举大义。天德正道,悉窥本原,疏其条贯,足成统系,为一家之学,方有价值可尊。若只随顺经文,杂引余经文句以相释,而不必能创通大义。斯不足言学,不足与论《易》也。吾觉自汉以来,儒生习于细碎,经师固不足道,理学诸师亦不免拘促身心修养之辞,而难语于神化之微与经纶之盛也。李公或难例外。必欲向之求胜义,或不必能慰所愿也。吾开春欲回北大,但不知路上便利否。

 □七何在?

(世局不复了,我仍不知安居处。)

力启

一月十五日午后

齐勇注

[1]  朵云轩图册说明词仅为:“熊十力信札  纸本信笺二页  署年:现代”。按:此信墨笔书写,朱笔圈点,附言亦朱笔,笔迹及书写风格无疑是熊十力先生的。原件两页,写在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用笺上。从用笺和书中“吾开春欲回北大,但不知路上便利否”及附言“世局不复了,我仍不知安居处”,可断定时间为1947年。整理者看过熊氏1946-1947年多通函札用这种信笺。抗战胜利后,熊先生并无地方可以安身。1946年夏初由鄂重入川,在孙颖川先生开办的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度日。该社附设一哲学研究部是专为安置熊先生的。黄海社址在五通桥。1947年2月,熊先生由五通桥到重庆北碚梁漱溟先生办的勉仁书院小住匝月(参见梁先生1947年2月日记,《梁漱溟全集》第八卷第420页)。熊先生于1947年仲春乘船回武汉,于4月乘车抵北平。

[2]     钟山,本名钟泰,别名钟山,南京人,生于1887年,卒于1979年,享年九十有二。清末以庚款留学日本,攻生物学,回国后治国学。历任东南大学、政治大学、之江文理学院、蓝田师院、华东师大教授和上海文史馆馆员。所著《中国哲学史》为国内第一本新型哲学史。又著有《国学概论》、《庄子发微》等。钟先生所专在宋明理学,重内心修养,惜文字不多。钟先生生性狷洁。他通过马一浮先生与熊先生过从。

[3]     李钧简,黄州人,清乾隆五十四年进士,官至吏部侍郎、顺天府尹,在水利上有政绩。

梁漱溟致济猛佚札两通[1]

济猛[2]兄:手书敬悉,承

教甚感,然弟唯决定不出,始能畅所欲言。假如一应李公[3]之召,对共方即不能说话矣,以

兄之明,何尚见不及此。再则和平不打,为万不可能之事,此亦请

兄不要再昧昧也。贵同事同乡之姚兄[4]今在何处,弟甚念其人,如唔面或通讯,乞代我致意为幸。

覆问

台安

漱溟书

二月廿八日[5]

济猛兄:手书敬悉,多年不见,得此甚慰。指示各节并甚佩。三民主义国人原无异议,遗忘农工之批评亦甚当。弟明日返北平一行,归来再谋良晤,先此布覆,即颂

教安

梁漱溟 手覆

三月五日[6]

齐勇注

[1] 朵云轩图册说明词为:“梁漱溟信札  纸本信笺二页  署年:现代   此为梁氏在全国解放前夕及访问延安归来后致友人信札”。

[2]济猛,不详。

[3]李公指李宗仁。1949年1月20日,蒋介石让位给李氏,当然只是名义上的。

[4]  姚兄,指供职社会部的姚窦。

[5]  此信原件一页,勉仁书院用笺,从内容上着,时间无疑应为1949年。查1949年1—2月间梁氏在《大公报》上发表的关于国共和谈的文章,与此函吻合。信笺梁署名边,有淡墨字一行:“快解放时的信”,恐系收信人日后所注。

[6]  此信原件一页,民主日报八行套红用笺。此函我断为1946年。信笺左边有淡墨字一行:“这是梁先生从延安参观归来的信”,恐系收信人日后凭记忆所注。但这一注是错误的!1938年1月、1946年3月,梁先生两访延安。从信笺和书中“弟明日返北平一行”,查梁先生1946年4月14日在云南大学的演讲,同年5月4日在《再生》周刊111期上发表的《延安归来》一文(见《梁漱溟全集》第六卷第621-627页及前两篇文章)中,可知此信在时间上与梁先生二访延安相近,排除了与一访延安时间相近的可能。从《延安归来》一文可知梁大约是3月去延安的,而且“是从北平去的”。又查梁氏《一个英雄两个恶人》和《追记在延安北京迭次和毛主席的谈话》两文(见《梁漱溟全集》第七卷第435-436页),更可以确认这一点。此行,他在延安住了十天。查梁氏门人李渊庭、阎秉华编《梁漱溟先生年谱》(广西师大出版社1991年版)第164页,知梁先生是3月11日去的。可知这一函件恰好是在去延安前写的,书中“弟明日返北平一行,归来再谋良晤”,即藏有玄机。收信人日后误记为归来之后的信了。此行由周恩来安排,坐美国军调部军用飞机,先由重庆到北平,后换机到延安,同机有萧克将军,抵延安后毛泽东亲自接待并晤谈。由此我们顺便指出,《梁漱溟全集》第六卷(山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968  页第3行,“2月11日访问延安”,2月错了,应是3月。又,梁漱溟著《我的努力与反省》(漓江出版社1987年版)《再访延安》一文,第307页第一段说1946年6月再访,6月错了,应是3月。

熊十力撰《黄梅冯府君墓志》

读圣贤书而实践伦常之地,居闾里间而不闻理乱之事。其心休休焉,其行庸庸焉。存黄农虞夏于干戈扰攘之世。天福之,乡人颂之,无奇可称而实天下之至奇也。其斯为黄梅冯府君欤。公讳步雱,字楚池。倭寇二十七年陷黄梅,其子文清、文炳随侍避难。邑西乡后山铺附近有冯仕贵祖祠,巍然大屋,口口口口之役,未罹兵害。公全家托庇其间。逾年微疾而没,没时不知有乱世。儿孙聚首一堂,居丧守礼。夫人岳氏,皈佛门,法名还春,修持甚谨。国难方来,遽无疾而逝。盖有前知云。

中华民国三十六年五月十一日黄冈熊十力

原件附注:公生于清同治八年己巳二月初七日,没于民国三十二年癸未九月三十日。夫人生于清同治七年戊辰十二月二十四日,没于民国二十六年丁丑九月二十三日。

2003年2月26

写信谈感想  到论坛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凡本站文章,均经作者与相关版权人授权发布。任何网站,媒体如欲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及Confucius2000的许可。本站有权利和义务协助作者维护相关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