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2000.jpg (5663 字节)

《论语·泰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章心解补证


俞志慧

本人在《《〈论语·泰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章心解》(见《孔孟月刊》第三十五卷第五期,1997年1月号,以下简称《心解》)一文中,通过对《论语》一书中有关“由”、“民”、“使”三字的全部义项和句例的研究,结合原儒仁民爱物、“政者正也”的思想分析本章的“由之”,结合孔子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作风探讨本章的“知之”,得出结论,认为本章句读可点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指出其中绝没有什么民愚或者愚民思想,相反,恰恰是原儒德化政治、顺民应天、开启民智思想的体现。

最近读到《郭店楚墓竹简》(中国文物出版社1998年5月出版,以下简称“简文”),其中的《尊德义篇》中正有以下一段话:

民可使道(以上二十一简)之而不可使智(知)之民可道也而不可强也(以上二十二简)

可以认为简文之说之义直承孔子在《论语·泰伯篇》中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一语,而简文释文作者仍按《论语》通行本将其句读成:“民可使道之,而不可使智之。民可道也,而不可强也。”从上下文文义和本句语气分析,第二个句号单位的句读当无问题,也正因如此,由此可反证第一个句号单位的“道之”和“智之”当单独成句,二者皆不应成为“使”字下的兼语句。此其一。

更有说服力的是,简文《尊德义篇》全文用很大篇幅在教诲“为君”者“为人上者”如何教民,前提一是“尊德义”,二是“民可道也”,而不是如通行本《论语》所说的“不可使知之”般的民愚或愚民,且看文章如何言说:

尊德义,明乎民伦,可以为君。(第一简)

按:“尊德义”,这是对为人君者自身品德的要求,是为人君者能够道民的条件,下文诸如刑赏、爵位、杀戮等(第二、第三简)“不由其道不行”(第三简),在这里,“道”就是“尊德义”。

接下来的一段文字:“仁为可新(亲)也,义为可尊也,忠为可信也,学为可益也,教为可类也。”(第三、四简)就是“道”(尊德义)的细目;禹、汤等圣人之治民,禹之行水,造父之御马,后稷之艺地等等(第五至第七简),则又是这种具体化的道在社会人伦和和改造自然的活动中的践履。上述诸事例的类比,为下文的道民埋下了伏笔。

笔者在《心解》一文中指出:“通过为政者的表率作用去感化百姓,这是孔子恕道在政治上的贯彻”,而上引“仁为可新(亲)也”一段简文正是强调为人君者的的品德修养。以下三段简文也同样阐明了这个问题:

第十六简:“先之以德,则民进善安(焉)”

第二十八简:“为古(故)率民向方者,唯德可。”

第三十六、三十七简:“下之事上也,不从其所命,而从其所行。上好是勿(物)也,下必又(有)甚安(焉)者”。

德化政治由知己开始,从知己到知人知命知道知行的逻辑进路(第八、九简),可知作者对人君的自律要求甚严,而以下一段简文:“又(有)智(知)己而不智(知)命者,亡智(知)命而不知(智)己者”(第十简)。更可知人君的知己自律在作者心目中的位置。

以上是知己。

接着说“知人”,即“明乎民伦”。这是要使“为人上者”明白“民可道也而不可强也”,“凡动民必训(顺)民心”(第三十九简)换言之,只能“与民由之”,而不能愚民。

笔者在《心解》一文中说:“榜样并不是一切,时移世易,人事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以致即使为政者自身身正行端,民众也有不可使之时不可使之人,“由之”蜕变成了肆无忌惮,纵欲放任,甚至出现了强凌弱、众暴寡的社会问题,到这步田地,光靠统治者个人的人格力量就无济于事了。作为圣之时者的孔夫子,正是看到了这一历史转捩点的社会问题,于是在‘民可使,由之’之后又提出了‘不可使,知之’,予以补充和完善。”简文《尊德义篇》则云::“善者民必众,众未必治,不治不川(顺),不川(顺)不坪(平)。是以为政者教道(以上第十二简)之取先(第十三简)。”接着从正反两面讨论如何教民。 其义可以理解成:民有不可治者,于是,需要智之,并教诲人君怎样智之。前文的“明乎民伦”正好作为“智之”的基础。从中不难看出笔者《心解》的分析思路不谬。

如果要找一个最简明而又最有力的证据,证明孔夫子“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一语与民愚思想无关,那就莫过于《尊德义》一文中“民不可或(惑)也”(第三十一简)一语,既然“不可惑“,也就不会存“不可使知之”之想,而只能句读成“不可使,知之”,使民知“道”也。

最后来谈谈本文的逻辑前提,即简文《尊德义篇》为述孔或者与孔夫子思想密切相关的文字。这次公布的战国儒家文献出于孔门后学之手已成为公论,而《尊德义》一文中除了本文讨论的“民可使”章与《论语》极似外,还有二十八简之语与《孟子·公孙丑上》中引之孔子语“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如出一辙;第三十六至三十七简“上好是勿(物)也下必又(有)甚安(焉)者”,也与《孟子·滕文公上》以下表达在句法和语义上全同:“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孟子在该文中接着说:“君子之德,风也;小人之德,草也。草上之风,必偃。”而此语亦见于《论语·颜渊篇》:“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很有可能“上有好者”一语亦系孟子引孔子语。简文此上“下之事上也,不从其所命,而从其所行”,在意义上与《论语·公冶长篇》“听其言而观其行”相仿佛。本简文许多关键词如“仁”“义”、“忠”“信”、“教”“学”、“知己”“知人”、“知言”“知人”、“知命”“知礼”、“道”“德”“仁”等并提,皆在《论语》一书中有所本。从更细微处分析,简文已释出的以下各词在《论语》中均曾反复出现:在《论语》中“知人”出现三次,“知命”出现一次(另外有“知天命”一次),“知礼”出现九次,“为政”出现六次,“忠信”出现六次,“崇德”出现四次(简文中为“尊德义”),还有“不党”、“不以礼”、“复礼”、“民服”、“为邦”各出现二次。所不同者,在《论语》中,以上概念仅限于语录式的点到即止,在简文《尊德义篇》中,则是论述式的,因而表现得更为详尽、深入、系统。呈现出后出转精的气象,其作为忠实的孔门后学的真实性当不容置疑。

至于题上的“由”字,基于它在《论语》一书中的使用语例,又无新发现的资料可证其必为“道”字。裘锡圭先生释“道”为由,尽管在简文《尊德义篇》中,道、进、迪、归、率、传、往、复、从、转、动十一字皆同部,而同部之字其义必相近,但本文中的“道”字其意义似更丰富,故不敢苟同而仍旧说,释为“与民由之”的“由”,即顺乎民应乎天,反对统治者扰民、愚民、残民以逞,这其实也就是“民不可强也”的另一种表达。

笔者不敢强古人以就己,只是发现新面世的资料居然与自己原先通过考据而得出的结论吻合,而这个结论于理解孔夫子对民众的态度至为重要,于是不厌其烦,重加补证。

说明:本文使用的简文释义,全取裘锡圭先生的注释,不分别出注。为便于排版和阅读,文中凡涉及简文中今已废弃不用且又能与今字相通的异体字,一概使用今字。

本文参考书:《郭店楚墓竹简》,中国文物出版社1998年5月出版。

(本文原载台北《孔孟月刊》第三十七卷第九期,1999年5月)

 

2002年8月22日

写信谈感想  到论坛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凡本站文章,均经作者与相关版权人授权发布。任何网站,媒体如欲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及Confucius2000的许可。本站有权利和义务协助作者维护相关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