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2000.jpg (5663 字节)

儒家式社会的社会经济结构
“亚细亚生产方式”理论的否定和马克思主义欧洲中心主义的批判
序章

【韩】宋荣培

作者认为,在本书第三部中将要详细阐述的中国革命,一言以蔽之,就是从过去的“儒家”中国向“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中国过渡的过程。在第一部第一章里曾提到过,这里所指的“儒家”中国,是指随着周朝封建制度崩溃而形成的、以儒家思想为正统国家理念的中国。对于这种“儒家”中国,西欧人大多称之为“中华帝国”、“官僚社会”或“绅士(Gentry)中国”。(1)从历史的基本因素来看,在中国约持续了两千年的这种“官僚社会”,或者用作者的话来说是“儒家社会”,在19世纪中期以后由于西欧列强的侵略而经历了解体的过程。但是,作者的问题在于,在一定意义上说,正是这一儒家社会构成了20世纪中国社会变革的前提,因此现代中国革命的“革命意义”也必须通过对传统儒家社会的探索才能获得正确理解。

罗丝马丽·尤特卡·拉斯(Rosemarie Juttka-Reisse)在她的博士论文中,对“可以看透各种事件前后关系及其行为者相互关系的内在逻辑”(2)提出了根本疑问,她并且说道:“正是这种(内在的)固有的结构使各个社会具有同一性的特征,这种同一性使形成一个明确的各个因素之间的内在联系在总体上显得更加透明的认识成为可能。所有的现代社会都包括工业与农业、工人与农民、学校、军队、科学和意识形态等。但是这些构成因素是否全都带有相同的意义并在所有社会中起着同样的作用,那就只有看该社会的‘设计图’才能作出明确回答。这一点对于理解中国的大字报和干部的体力劳动等一个社会中特有的现象也是一样的。如果无法理解他们的结构关联,由于这些现象完全不符合我们的规范意识,所以这些一般就会一律被视为例外。”(3)

正因为如此,不少中国学者和历史学家都埋头于“儒家式社会”的研究,现在也很感兴趣。著名的中国“社会史论战”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一争论始于1928年国民党和共产党合作失败之后,于30年代初达到高潮。(4)不仅马克思主义者,连所谓的资产阶级民主义者也加入了这一争论,展开了关于中国现在处于何种阶段这一政治上十分微妙的争论。这一争论的焦点是关于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继续所追求的革命应当是何种路线。这是因为当时由于国民党的“背叛”,革命的城市基础被完全破坏,革命的具体战略非依靠于这种理论论争不可

当时的中国社会究竟处于何种发展阶段,正确地讨论并确定这一问题是决定下一步革命战略的前提条件。中国社会是否依旧处于封建阶段?资本主义因素是否已经充分发展得足以适合无产阶级革命?根据主张人类历史单一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更正确地说,是斯大林图形化的公式)的解释,这些关于中国社会结构的问题是在规定中国革命下一阶段任务中起着决定作用的问题。(5)著名的中国《社会史论战》(共四卷,1931-1936,上海)的编者王礼锡是这样说的:

“自秦代到鸦片战争(相当于“儒家社会”棗作者按)以前这一段历史,是中国社会形态发展史上之一段谜的时代。这谜的一段,亦是最重要的一段。其所以重要者,是因为这一个时代有比较可征信的史料,可凭借来解答秦以前的历史;并且这是较接近现代的一段;不明瞭这一段,便无以凭籍支解释现代社会的来踪。这一段历史既把握中国历史的枢纽,却是这个时代延长到二千多年,为什么会有二三千年不变的社会?这是一个谜惑人的问题。多少中外研究历史的学者,迷惘在这历史的泥坑!”(6)

当然,作者也在本书所探讨的这个被称为“儒家社会”的“泥坑”中徘徊了四年,最终得以通过“经济的棗物质的”关系以及与之相关的“社会的棗意识形态的”关系解开了儒家式社 会的谜。当然,这一探索十分艰难。它不仅跨越了广泛的时期,而且还有很多问题依旧存有争议。正如巴拉兹(É .Balazs)在《中国资本主义的发生》(La Naissance du Capitalisme en Chine)中所指出的那样,最困难的是,不仅资料贫乏,(7)而且“西方的中国学者不值一提,他们完全陷入了语言学上模棱两可的问题中,甚至顾不上探求经济基础、社会结构之类微不足道的问题。”(8)

面对以上难点,最常用的解决方法是亚细亚生产方式论。不仅很多20年代至30年代的学者 (Wittfogel,Madjar,Rjazanow,等),而且最近(R.Garaudy,1967;Fahle/Schöttler,1969;Kramer,1970Vatankhah,1973;Vogel,1974;Juttka-Reisse,1975等)也大多将亚细亚生产方式作为议论的出发点。但是除了威特伏格(Wittfogel)以外,大部分是原封不动地引用亚细亚生产方式论,其理论前提并没有被大量经验材料所验证。(9)

门泽尔(Ulrich Menzel)缜密地讨论了中国的传统社会结构,并指出其社会经济停滞不前的原因。正因为如此,他在自己的博士论文(《中国式发展模式的理论与实践》,Frankfurt/M.,1978)第一部中为研究中国做出了重要贡献。但正如他自己所指出的,他的研究仅局限于传统中国的后期。所以他所叙述的社会关系是在这样一个假说即“中国历史在本质上几乎没有变化”的前提下展开的棗这种主张的根据需要重新探讨。(10)他的研究涉及的时期主要是“从1842年,即西欧开始侵略时起至40年代初”(11),是中国儒家式社会之外的时期,因此多少会产生一些“难以评价的不确定因素”(12)。

作者首先排除了这些因素来讨论和补充门泽尔的结论。作者立足于物质基础来分析形成于周代的封建制度逐渐解体的春秋战国(722-221 BC)时代,以及中国“儒家式社会”完全确立的两汉时代(BC 202-AD 220)。对于两汉之后各王朝的社会经济结构,如果对阐明儒家式社会的本质有必要或帮助,也将有所涉及。

首先,这一分析从“儒家式社会”具体的社会经济关系出发将会为重新探讨和否定亚细亚生产方式论的理论前提做出贡献。亚细亚生产方式论,将灌溉假说(die hydraulische Hypothese)和私有财产的缺乏看作是东方专制主义的物质基础。其次,否定了“东方专制主义”假说,提出官僚棗地主阶层支配体制的主张。这些构成官僚阶层的地主们在皇室乃至国家的官僚秩序里面占据有利位置,他们一方面占有国家的土地,另一方面作为大地主蚕食国家纳税人自耕农户脆弱的经济地盘,根据不同情况将他们转化为自己的佃农,从而破坏了国家的物质基础。

书中进一步探讨了儒家式社会的生产方式与这些大地主-官僚决定性支配之间的关系。最后,为了更加深入地理解儒家式社会,必然要求否定亚细亚生产方式论,同时批判性地考察马克思“欧洲中心”式的世界观。

所以下面的论述将这样展开:

  1. 简单论述一下孟德斯鸠(Montesquieu)以来资本主义世界的亚洲观,以及内容上以此为基础,但理念上却是别的范畴的亚细亚生产方式论。
  2. 主要不是与“东方专制主义”,而是与“官僚棗地主”阶层的支配紧密结合的儒家式社会的社会结构。
  3. 否定“亚细亚生产方式论”并批判马克思的欧洲中心主义。

注释:

1、请参考H.Franke, R. Trauzettel, Das chinesische Kaiserreich (Fischer Weltgeschichte, Bd. 19); R. Lorenz, “Die traditionale chinesische Gesellschaft,” Umw?lzung einer Gesellschaft, S.37以下; é. Balazs, La Bureaucratie céleste; Wolfram Eberhard, Conquerors and Rulers, Social Forces in Medieval China,第一章等。中国的“儒家社会”突出的特点是“地主-士人”阶层或“Les fonctionnaires-lettrés(官僚-知识分子,巴拉兹定义的概念)”两千多年来一直是支配阶层(la classe dirigeante)。W. Eberhard将“官僚-知识分子这一概念表示为与英国的近代市民社会形成期出现的“绅士(Gentry)社会”-贵族阶层(nobility)相区别的第二阶层,即高等教育的所有者,富有的有产阶层,而巴拉兹则因为下述原因回避Gentry这一概念。“因为在中国社会与通过拥有土地取得官职相比,通过官职能获得更多的土地财产。”(é. Balazs, 同书,p.296)。

2、R. Juttka-Reisse, "Geschichte und Struktur der chinesischen Gesellschatf" (Dissertation, Universit?t Frankfurt/M., 1975), S.10。

3、同上。

4、关于“社会史论战”请参考戴国辉,《中国‘社会史论战’に见られる若干の问题》及其《中国‘社会史论战’と‘读书杂志’の周边》(《ァジァ经济》,13-1和13-2, 1972年1月号和13月号)。在‘社会史论战’的背后有共产国际的影响。在共产国际内部,尤其是托洛兹基和斯大林之间关于中国问题的争论,请参考Fernando Claudin, The Communist Movement, Part one, p.271以下; Gianni Sofri, über die asiatische Produktionsweise. S.99以下。

5、梁漱溟,《中国文化要义》,10页。

6、王礼锡,《社会史论战》,第三卷,《中国社会形态发展之谜的时代》,上海,1936。这段话引自梁漱溟,同书,11页。

7、É .Balazs,La Bureaucratie céleste,p.295.巴拉兹继续说道:“非式的(即个人的)资料,尤其是关于受轻视的商人阶层发展情况的记录几乎没有保存下来。但这大概是没有人研究过的缘故,因为至今为止无论中国学者还是西方学者都没有对此产生过兴趣。

8、同书,p.292。

9、Ulrich Menzel, Theorie und Praxis des chinesischen Entwicklungsmodells, S.24.

10、同书,S.29。

11、同上。

12、同上。

相关文章:《儒家思想、儒家式的社会结构与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一书大纲(宋荣培)

宋荣培教授论著连载赘语(温厉)

2000年5月23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