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2000.jpg (5663 字节)

生命中的精灵


侯 军

故世的黑泽明导演年届八十高龄时领取奥斯卡终身成就奖,只说了句,我拍了近一生的电影,可我到现在仍然不知道,电影到底是什么(大义)。

我想,他说的不是谦辞。其实,不光是电影,无论你是做哪一行,只要用心做下去,就会发现一个无止境的世界。它缓缓地随着你的追求、执着和痴迷伸展开来,予你无限的乐趣。

又是一个盎然的春日,又和生命的精灵邂逅,又见到你俏丽飘忽的身姿。我不知道自己是成熟了,还是年轻了。我们都是自然的儿女,我们都是季节的仆从。我同样感到,经历了冬天,就像是经历了一季的沉重;我们不得不啜饮着失望,却强吐希冀的言辞。当我们沉浸在失望的时候,希望就悄悄溜走了。悲伤的我,望着春天,觉得悲伤该有个界限。

如果有那么一个春季,我已老态龙钟,步履蹒跚,走在扬花飞舞的世界里,也许,我不会感受到生命的残酷。我可能似有若无地见到新的天地,我的困顿的脚步,我的陈皱的皮肤,或是告诉我一个讯息,我即将脱胎换骨,我即将羽化新生。我愿意以婴儿的眼,重新打量这世界,我愿用哑哑学语的口,吐出不成字句的字句,我愿意重新学习走路,我愿意再次爬起来,张开两手,拥向妈妈的怀抱,我愿意肆意在母亲的身上吵闹、啼哭,我愿意重新拿起笔,写字,学习,偷懒,挨打,自责,再改正,我知道我难免还要犯错,但我更渴望像浪子回头一般重新获得父亲的原宥,我愿意重温初恋的甜蜜与羞涩,重尝失恋的苦恼与绝望,我愿意再次于恍惚不觉间,遇到我的最爱,然后我的心灵仿佛击穿了时空的壁障,惊喜的发现我俩上一世的缘分在这一世仍再续,我要无限欣喜地对你说:“亲爱的,怎么,我们竟又走到一起!”我们结婚,生子,养育儿女,为子女而操劳,用碎了心,我们的子女在千辛万苦里成长,在我们相恋的季节恋爱……又是扬花飞舞的那一季。

嫩绿的芽儿破土而生,我们幸福地老去,死去,静静地安息在天地的帐幕里,与自然同呼吸。朋友,也许成熟不止是告别过去,也许它是走向新的年轻,所以,我们既要饮那伤感惆怅的酒,也要饱含着感激、尽享生命的美丽。

2001年4月17

写信谈感想    到论坛发表评论

2001年11月5日

关闭窗口

版权声明:凡本站文章,均经作者与相关版权人授权发布。任何网站,媒体如欲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及Confucius2000的许可。本站有权利和义务协助作者维护相关权益。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