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2000.jpg (5663 字节)

小议“刑不上大夫”


曾亦

“刑不上大夫”是古代封建制下等级观念的体现,后来随着社会日趋平民化,于是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说法,这种说法沿至近世,便是所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然而,常人皆不深究“刑不上大夫”这种做法的另一层意义,即它对传统政治的运作,乃至维系世道人心的作用。

这个问题最早是由西汉的贾谊提出来的。汉文帝时,前任丞相周勃被告谋反,逮至长安狱中,最后无罪释放,并恢复以前的爵邑。这事在今人看来甚为平常,而贾谊却针对此事上疏文帝,提出了“刑不上大夫”。在贾谊看来,大臣有罪,可采取让他辞职甚至自杀的办法,但不可让他当众受辱。贾谊的办法在我们今人看来,可能多不以为然,因为我们通常认为,刑罚的作用是“杀一儆百”,杀鸡尚能给猴看,当众治一个大官的罪更能起到儆我们这些猴的作用。孰不知,这种做法不免将我们这些小民当做没有礼义廉耻的禽兽来看,西方人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背后包含着对个人的尊重,而我们则是通过贬低个人来达到人的平等。

因此,我们细看贾谊所提出的理由,大致有三:

其一,通过维持等级制度而达到稳定社会秩序的目的。古人不仅说“刑不上大夫”,还说“礼不下庶人”,但它们最初的考虑都是一样的,就是说,政治上有地位的人要相应享有一定的特权。在古代,士大夫乘什么车,穿什么衣服,都是有严格规定的,而庶人不论如何有钱,都不能享有这些待遇(“礼”),我们今天所说的部级、处级待遇就是这种观念的体现。前些年,我们批评这些做法是“权本位”,要求代之以“金本位”,就是说,只要有钱,便能享受一切。现在大概人人都接受了“金本位”,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似乎自古以来便是如此,于是,公仆们不屑于政治上之特权,而纷纷效那富人大贾之所为,自贬身价,好好的“红旗”不坐,而去坐什么“奔弛”,百姓也不复尊敬那些公仆们。公仆们若不享受特定的“礼”(不受刑也是礼之一种),又如何能获得社会的尊崇呢?又如何能先到先锋模范的作用呢?

其二,“刑不上大夫”保护了为政者的形象,从而使政治秩序得以正常运作。我们很难想象,某领导人之下属、近亲声名狼藉,他又如何能得到百姓的信赖,其政令如何能有效施行,所谓信不立,政则不远矣。中国政治运作的特点在于通过为官者自身的形象来引导百姓,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若过分暴露为政者之丑,为政者又有何权威治理百姓。因此,表面上传统社会的政治运作的关键是选贤任能,实质上不过是树立榜样,为百姓树立一个好的形象而已。破坏当政者的形象,实为下策。前些年,刑罚与党内处分是分开的,刑罚是针对老百姓的,而党内处分则是针对起先锋模范作用的党员,至于开除党籍,犹如古人所说的置诸不齿,永不录用,这对当时人来说,真是莫大的处罚。这种做法实得古人之遗意。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公仆们不再把自己的形象当回事,百姓也不认为公仆们有什么好的形象,于是人们觉得党内处分似乎不足以平民愤,于是决定要当众打打公仆们的屁股,这好像两人争执,开始还只是骂骂,想要给对方造成点内伤,吵到后来,便觉得最恶毒的语言也代替不了皮肉苦,于是两人就打了起来。为政者形象一破坏,老百姓不仅自己仿效其所为,而且反过来要求破坏为政者的形象,这就成了一种恶性循坏,世道人心于是大坏。

其三,维系世道人心。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为政者是一个社会中最优秀的那一部分,乃万民之表率,一旦失去了这样一个光辉形象,不仅失去百姓的信任,而且百姓也不免上行下效,无所不为。而且就为政者自身而言,为狱吏小人所折辱,不免无廉耻之心,遂自污其行,自甘下流。今罪人出狱,多求有一重新做人的机会,然民俗不免另眼视之,彼实难重新做人,故仍重操旧业。刑罚实陷人不能改过也。士人自污若此,便足坏国家之长城。士可杀,不可辱,中国以后之士人政治实奠基于此。至明代,历代皇帝皆不礼敬大臣,动辄施以廷杖,打人屁股,读书人的尊严扫地,于是读书人也不知维护自己的尊严,视打板子为常事,且以为荣,百姓亦无礼义廉耻之心,终明清之世,汉奸何其多也,与此实不无关系。

 

2002年9月13日

写信谈感想  到论坛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凡本站文章,均经作者与相关版权人授权发布。任何网站,媒体如欲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及Confucius2000的许可。本站有权利和义务协助作者维护相关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