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2000.jpg (5663 字节)

“做光”与“做盐”


侯军

前一阵子,读到王元化先生《谈想像》一文的附记,有一小段回忆:“记得小时侯一位学圣品人(基督教牧师)的长辈对我说:《圣经》上说的‘你要做世上的盐’比‘你要做世上的光’更好,因为光还为自己留下了行迹,而盐却将自己消溶到人们的幸福中去。”接着,先生感慨道,“作为大陆上的一个学人,我佩服那些争做中国文化建设之光的人,但我更愿意去赞美那些甘为中国文化建设之盐的人,忘我无私精神总是值得尊敬的。”

王元化先生是我很尊敬、很钦佩的一位学者。他的文字我读的不多,但一向读的认真。这篇《谈想像.附记》收于《谈文短简》,辽宁教育出版社1998年9月版,如有兴趣,可找来一阅。

(一)

关于“光”和“盐”的比喻,当然已耳熟能详,出自《新约.马太福音》第五章。按照原文的意思,并无做“盐”好于做“光”的意思。都是耶稣以形象的比喻来劝说、鼓励信徒们真正承担起责任,身体力行上帝的道,从而把人间的荣耀归给上帝。咸味,是说某种无形而实有的效果;光照,是为了做人间的榜样、楷模。

如果,仅从字面上、望文生义地理解,“盐”与“光”之间,倒确有些微妙的不一致。做“光”,看起来自然比做“盐”要风光些、荣耀些。也许风险大点,成就感却是实实在在的。做“盐”,就是——“不在显赫之处强求,而与隐微处锲而不舍”,身前身后,默默无名,一辈子,甚或永恒。无疑的,对于个我来说,后者更显决绝,更为深沉,也更加“残酷”。我不能说,做了“盐”,就没有一点回报——“你施舍的时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要叫你施舍的事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马太福音》第六章)但,这报答即使在明处,世人也未必认为是来自”天父“的。我们往往用幸运或巧合来解释。总之是很难得到世人的赞美和荣誉,泪水和喜乐,冷暖和辛酸,只有一己知道。

(二)

觉得出来,说做“盐”比做“光”好,多少有点渗入中国人生哲学的味道。我想到写文章。写文章功利心不可太强,太强就写不好文章。会斫丧元气,灭杀性灵。有的时候,定下来要写的题目,做了一些个准备,还是迟迟不能动笔,如只把目标定在这个题目上,而没寻得更高一些的意义,老感到尚有缺欠。

那么,更高的意义是什么?是把个人的主体欲望充扩至极点?意义,就是更宏大,更壮阔,更高昂?于是可以下笔千言酣畅淋漓?——是啊,我曾经以为是:吾心即是宇宙,浩浩然湮灭万物,吞没一切,如郭沫若的“凤凰涅磐”。然后呢,冲动热狂过后的太空,分外的寂寥与虚无。偌大的时空,惟我,而我是谁?时针停滞了,死寂。没有回音的呼吸。毫无生机,到窒息的程度。我想,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心中不能无人。是的。心中不能无人。这样的念头浮起,慢慢的,才再回到生命盎然的世界。人影渐渐晃动,一个,两个,又多起来。芸芸的尘影里,我好象望见了自己的背影,转瞬间,又消失了。

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我们都在同样的地平线上。足履踏遍的土地,无声。日月轮转的太空,无息。四时的兴衰,无语。王朝的陵替,无迹。好一篇无来无去、一画而万殊的大文章!天何言哉?!

天地二大之间,我,能做个什么?做光么?其辉愧不能比萤火星子,何况日月!人道者,与天地应。尽其人道的本分,是三才和睦。我尊天之生物,我敬地之载物。我之为人,来与去,参天地,而终物化而已矣。

……既如此,文章为谁而写才有意思?做“光”是不是不如做“盐”?

(三)

看官当具慧眼,这厢无需赘言。王元化先生说“我佩服那些争做中国文化建设之光的人,但我更愿意去赞美那些甘为中国文化建设之盐的人,忘我无私精神总是值得尊敬的。”乃是在利益至上的今天,逆潮而唱出关于上一个时代的一点纪念。

2001年12月1日

 

2001年12月5日

写信谈感想  到论坛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凡本站文章,均经作者与相关版权人授权发布。任何网站,媒体如欲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及Confucius2000的许可。本站有权利和义务协助作者维护相关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