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2000.jpg (5663 字节)

当代儒商,您在哪里?


杨子彬

世纪之交,千年之始,适逢社会从冷战、对抗向和平、合作过渡,人类历史走到开辟新纪元的关键时刻,各个民族、国家,各种文化、学说和宗教都在争取二十一世纪,或起码立于不败之地。这既是机遇,又是考验。

在历史上,人类通过异化实现发展,但这绝非人类进步的唯一形式。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发展到今天,如果有全面、深刻的人道主义思想的指导,人类完全有可能走出一条理想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同步发展的道路。

过去几百年,西方文化独领风搔,发达国家重视教肓,经济迅速发展,但仍未能摆脱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不能协调发展所造成的危害,大部分人的劳动成果被少数人的消极行为所抵消,所破坏。人们的精力、时间和财富被这些问题大量吞噬。西方文化的一支过分强调个体的独立和自由,而对社会整体发展重视不够;而另一支又走向一个极端。片面强调社会整体利益的发展而压制、扼杀个性的合理发展。可是,并非任何教肓都能使受教肓者得到全面充分的发展,避免物质文明的不和谐。唯一能协调二者,促其和谐均衡发展的是儒家的忠恕中庸之道。但要人们普遍认同先秦儒学是最全面最深刻的人道主义,仅靠学术争鸣是不够的,关健是实践, 培养出全面发展的人才。所以,我主张,以儒学为主,综合古今中外优秀文化,创新民族的和人类的新文化,并以此为主导办教肓。

世纪之争是文化科技之争,人才之争,教肓之争。当前我国大师级学者,一般都在八十岁以上,且后继无人。这是传统文化培养的知识分子。他们大多幼承家学,从小受严格的传统教肓,重视品德修养和人格的塑造,饱读诗书,童子功扎实。天赋既高,又一贯勤奋,一般在二三十岁以前就打下了深厚的学术根底,以后不论从事社会科学还是自然科学,都能在博在大精深的基础上有所创造发明;也不论从政或经商,都能出污泥而不染;特别是在逆境中,都不失知识分子的本色。如按近代推行的教肓体制和教学内容,即使从小学到博士后,门门功课者优秀,也不可能培养成这种大师级的学者和专家。我在实践中深感这是一个社会系统工程,非少数人所能奏功的。我们现在应该创造尽可能大的小气候,设计最佳成才方案,成批地培养这种德才兼备、博大精深的、新时代的大师级的人才,并从中培养出新代的孔子。费孝通先生说:“这个时代在呼唤着新的孔子”。“新的孔子必须是不仅懂得本民族的人,同时又懂得其他民族、宗教的人。他要从高一层的心态关系去理解民族与民族、宗教与宗教、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考虑到世界上不同文化、不同历史、不同心态的人今后必须和平共处在这个地球上,我们不能不为已不能再关门自扫门前雪的人们,找到一条共同生活下去的道路。……我希望未来的一代人中能生出一个这样的孔子,他将通过科学、联系实际,为全人类共同生存下去寻找一个办法。这个孔子需要培养,我们应当学会培养孔子。”(《读书.孔林片思》92年9月)

谁来培养孔子?

历史正在等待一批能认识这件工作的历史意义和世界意义的志士仁人,凭借一定的经济实力去完成这个历史使命。过去这种经济实力的人,即使有这种想法,也找不到这种的人;而想做这种事的人,又没有这种经济实力。白云青山两悠悠。不少关心中华振兴,人类未来的华人、儒商,为祖国有教肓没少花钱;但跳不出旧的教肓体制,增加几所学校,对偌大中国,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九十年代以来,我一直在寻找这样的儒商,想创办这样的学校,建设能体现东方文化和孔子思想的精魂的学校。具体地说,就是办三语(国语、外语、古文)寄宿学校,从托儿所、幻儿园开始,寓教于玩乐,从开始说话、记数就记拼音、汉字、外语、古文。赵朴初等八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案在有条件的小学办一两个古文班,以培肓抢救古文化的人才。其实古文化是古代的“小学”,从小学开始学起并不难。将人生、文化、历史、科学知识编成配乐和插图的《三字经》、儿歌、系列挂图,连环画、游戏,故事,通过影响音响、参观、旅游等方式进行教肓。将高科技引入教学。会玩电子游戏就可以玩电脑。如此小学、中学发展下去,培养既体现文化传统、民族精神,又融汇人类优秀文化,德才兼备,体魂健全,全面发展的新型人才。我们的原则是:1、人家的血汗钱,我们要用自己的血汗去花,用自己的血汗去浇灌他们的血汗之花,为民族、为人类结出新时代的人才之果。2、绝不籍教肓谋私利。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当代儒商,您在那里?

2001年7月25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