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2000.jpg (5663 字节)

“代言人”,你又在“误拂弦”了!——再答姜广辉教授

 

高正

姜广辉教授以极快的速度又贡献了一篇更长的文字,题为《再谈高正先生的治学态度和治学方法——兼谈“鲁穆公元年为公元前415年”一说之无疵》,发布在“孔子2000”网站上。其中还附有精心制作的表格,据称打算高挂到影响很大的“简帛研究”网站上给学术界作“坐标”。我建议姜广辉教授还是慎重点为好,以免挂上去不久自己觉得“似乎荒唐”,又要“修正”。“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固然是美德,而“时时误拂弦”则恐亦无此必要。

现在我抽空来“指导”一下姜广辉教授。我相信,如果我言之有理,姜广辉教授是不会再指责我“狂妄”的。

(一)请姜广辉教授检查一下:公元前453年,即周定王十六年,晋三卿灭知瑶,《史记·鲁周公世家》曰:“(鲁悼公)十三年,三晋灭智伯,分其地有之。”由此上推,鲁悼公元年应当是哪一年?你的表格中是怎样反映的?为什么?

(二)鲁哀公二十八年,即公元前467年,是鲁哀公的卒年,次年才是鲁悼公元年。这是历史学界公认的。《史记·鲁周公世家》中,“二十七年春”至“三桓攻公,公奔于卫,去如邹,遂如越”是说的鲁哀公二十七年的事,与《左传》合;而“国人迎哀公复归,卒于有山氏。子宁立,是为悼公”,是鲁哀公二十八年的事,《左传》中没有,因为《左传》只记载到鲁哀公二十七年。请问你的表格中,鲁哀公二十八年到哪儿去了?历史上常常是在前一国王的卒年,新王即位,而次年为新王元年,但又难说绝对没有例外。严格地讲,在这种情况下,仅仅依据《史记·鲁周公世家》中某王在位多少年的记载,是不可能精确推算出各个国王即位的确切年代来的,仅能得一个参考数字。所以,我说“本来《史记·六国年表》和《史记·鲁周公世家》中关于鲁穆公元年的记载基本吻合(相差只有一年)”,这仅仅是一个参考数字。现在你自称推出确定的年代来了,请问你对其中的不确定因素是怎么处理的?

(三)研究历史,需要科学的阙疑态度。“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如果对于应当存疑的问题,故意曲为之说,这是严谨的治学态度、科学的治学方法吗?

姜广辉教授将自己置于钱穆先生“代言人”的地位,这确实“似乎荒唐”;我们俩都不是搞先秦史专业的,我看我们还是去请教请教研究先秦史的有关专家吧!

2002年12月2日

相关文章:再谈高正先生的治学态度和治学方法——兼谈“鲁穆公元年为公元前415年”一说之无疵(姜广辉)

关于治学的态度和方法——答姜广辉教授(高正)

高正先生的治学态度与治学方法(姜广辉)

“鲁穆公元年”问题考辨(高正)

子思行年考(梁涛)

2002年12月3日

写信谈感想  到论坛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凡本站文章,均经作者与相关版权人授权发布。任何网站,媒体如欲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及Confucius2000的许可。本站有权利和义务协助作者维护相关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