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2000.jpg (5663 字节)

向“姜楼学派”致敬!——姜广辉教授“答卷”评阅


高正

2002年12月5日,“孔子2000”网站发布了我的“博导研究生”姜广辉教授题为《感谢“指导”》的“答卷”。我作为他的义务“指导”老师,现在简要评阅一下这份“答卷”。姜广辉教授曰:

关于鲁哀公在位年数,高正先生说鲁哀公“二十八年”,这是“历史学界所公认的。”高正先生唬人也不看对象,《史记·六国年表》谓鲁哀公“二十八年”;《史记·鲁周公世家》谓“二十七年”;《汉书·律历志》亦谓“哀公即位二十七年”,从来就不是“历史学界所公认的。”而我在前文已言,《史记·鲁周公世家》可信,《史记·六国年表》不可依。

我的原话是:“鲁哀公二十八年,即公元前467年,是鲁哀公的卒年,次年才是鲁悼公元年。这是历史学界公认的。”读者可以查阅一下翦伯赞主编,齐思和、刘启戈、聂崇岐合编的《中外历史年表》(中华书局,1961年2月新1版),以及张习孔、田珏主编,朱学西、张绍勋、张习孔编著的《中国历史大事编年》(第一卷,北京出版社,1986年12月第1版)等当代历史学专家编著的具有很大影响的专业工具书,检验一下我说的是不是事实。

姜广辉教授云“《史记·鲁周公世家》谓‘二十七年’”,可是,此“二十七年”并不是鲁哀公在位的总年数,而是“鲁哀公二十七年”的省称,姜广辉教授误解了文意。姜广辉教授又云“《汉书·律历志》亦谓‘哀公即位二十七年’”,而《汉书·律历志》原文是:“《春秋》,哀公即位二十七年。”是说《春秋》一书中,记载了鲁哀公即位二十七年的事,也没说“二十七年”是鲁哀公在位的总年数,姜广辉教授又误解了文意。《汉书·律历志》中还有:“悼公,《世家》即位三十七年,子元公嘉立。”这是最早的引文资料,可以证明,《史记·鲁周公世家》中关于鲁悼公即位三十七年的记载,“三十七”并不是误字。姜广辉教授根本没有理由依据后世传说的“一本”,来妄改《史记·鲁周公世家》。

姜广辉教授又曰:

高正先生似乎不知道《史记·周本纪》、《史记·六国年表》和《史记·鲁周公世家》等各有其推算系统,有些时候是不可以交插互推的,而此数据又是只可以自上而下顺推,不可以自下而上逆推的。由《史记·鲁周公世家》的推算系统而言,因为鲁悼公元年为公元前467年,其十三年为公元前455年,其十五年才合公元前453年之数。

姜广辉教授为什么一会儿认为应该由下往上推,并且还能改字改史书,给鲁悼公在位时间减去八年,将鲁穆公元年从公元前407年移到公元前415年,一会儿又认为不能往上推了,还振振有词,编造出一套鬼话?请问:由鲁悼公十三年上推到鲁悼公元年这里面“交插互推”了《史记·鲁周公世家》以外的别的什么“系统”?触犯了什么忌讳?为什么一会儿声称“年代学乃是科学的严密体系,必验算无误始可确认”、“无一年之差”,一会儿又强调“茫昧”,可以“十五”就等于“十三”?反复无常,信口雌黄,曲为之说,自相矛盾。学术小丑,故弄玄虚,欺世盗名,何至于此!

其实,关于“鲁穆公元年”的记载,《史记》一书本身是自成系统的,《史记·六国年表》和《史记·鲁周公世家》的记载也是吻合的。如果据《史记·鲁周公世家》,由“三晋灭智伯”的鲁悼公十三年(公元前453年)上推,鲁悼公元年为公元前465年;再下推三十七年,鲁悼公卒年为公元前429年;鲁元公元年为公元前428年,鲁元公卒年为公元前408年;鲁穆公元年为公元前407年。可见从鲁悼公卒年为公元前429年,到鲁穆公元年为公元前407年,《史记·六国年表》和《史记·鲁周公世家》的记载并没有出入。所以,姜广辉教授“费老大的劲”来妄改这个年代,不仅是“似乎荒唐”,而实在是“非常荒唐”!

至于将鲁悼公元年定为公元前467年,将鲁穆公元年定为公元前409年,司马光的《稽古录》持这一说。《左传》鲁哀公二十七年传文云“悼之四年,晋荀瑶帅师围郑”,若“悼之四年”确实是指鲁悼公四年,那么,这条资料也支持这一说。司马光的《稽古录》一般是将新王即位的当年标为元年,所以,在可靠性方面可能有些出入。对此,姜广辉教授未必清楚。

姜广辉教授引出了同样擅长妄改古书的“同道”楼宇烈教授,惺惺相惜,可以理解。目前二位已形成了一个“独具特色的”“姜楼学派”,正受到整个学术界的关注。而一两句廉价的开脱之辞,并不能提高实际的学术水平。我建议,姜广辉教授带博士研究生之余,读一点大学历史系的教材,免得酷爱治史而苦于不得入其门;楼宇烈教授则可读一读裘锡圭先生的《文字学概要》和高明先生的《中国古文字学通论》,行有余力时还可以读点儿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

渴望能得到别人的尊敬,这是一种崇高的愿望,应当得到大家的理解和支持。但只有具备了令人尊敬的品德,才能得到别人的尊敬。愿二位教授在这方面取得成功!

谨向姜广辉教授、楼宇烈教授致敬!

2002年12月5日

相关文章:感谢“指导”(姜广辉)

“代言人”,你又在“误拂弦”了!——再答姜广辉教授(高正)

再谈高正先生的治学态度和治学方法——兼谈“鲁穆公元年为公元前415年”一说之无疵(姜广辉)

关于治学的态度和方法——答姜广辉教授(高正)

高正先生的治学态度与治学方法(姜广辉)

“鲁穆公元年”问题考辨(高正)

子思行年考(梁涛)

2002年12月6日

写信谈感想  到论坛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凡本站文章,均经作者与相关版权人授权发布。任何网站,媒体如欲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及Confucius2000的许可。本站有权利和义务协助作者维护相关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