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2000.jpg (5663 字节)

朱熹哲学研究的新进展
——读孔令宏《儒道关系视野中的朱熹哲学》


田海舰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最基本的构成要素,儒、释、道三教既相冲突又相兼容,从不同侧面对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文化心态、价值取向、民族性格乃至中国文化的发展演变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但长期以来,囿于各种因素,人们往往过多地关注儒、释,对道(道家、道教)特别是对道教则重视不够。这显然与道家、道教在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及在现代文明中所起的作用极不相称。在中国哲学的研究中,人们往往受清儒狭隘的门户观念的影响,从三教关系的角度对古代哲学思想的研究成果,可谓凤毛麟角。基于对古圣先哲的同情与敬意、对现代文明的关切与悲悯,本着正本清源、恢复朱熹哲学历史真面目的学术精神,孔令宏博士后积数年研究之功推出《儒道关系视野中的朱熹哲学》(台湾中华大道出版社2000年出版),对宋明理学,尤其是朱熹哲学,在儒释道三者的比较中,进行了开创性的探索。这是继《中国道教史话》(河北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获第七届河北省社科优秀成果奖后,著者又一部颇富创意的佳作。该书的创新之处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视角新颖别致。宋明理学是中国哲学的最高峰。大多数学者认为,这是因为它吸收了释道两家的思想精华,实现了三教合一。朱熹哲学是宋明理学的重要代表。关于朱熹哲学及宋明理学的研究,以三教合一的观点而论,人们多注重佛教对它的启发或影响,而关于它与道家、道教的关系,则缺乏系统的挖掘、梳理,也缺乏由此角度所可能导致的对朱熹哲学的新观点。诚如著者在《导论》中所言:“就儒家而论儒家,不可能穷尽儒家的本质。所以,尚需从儒家思想发展的思想背景上去研究它之所以在每个历史阶段形成独特风貌的原因。这个思想背景,就是佛道二家。”为此,该书把朱熹哲学的研究置于先秦以降儒道关系演变史的大背景中,既梳理儒道二家在同一思想中的交融关系,又分析各自在同一问题上解决的方法和解决到的程度;既点明朱熹的哪些思想源渊于道家、道教,又考虑朱熹怎样把道家、道教思想按照儒家立场和他的基本观念进行改造而融合进自己的体系来,应该说,这实在是一个涉及面极广而又艰深的课题。

孔令宏教授在攻读博士期间就选择了这个艰难课题,进行了拓荒式的探索,提出了许多富有启发性、创造性的见解。例如,周敦颐的《太极图》及其思想、邵雍与《无极图》相应的先天象数思想渊源于陈抟一系内丹道教;张载和二程的儒家思想深受道家、道教的影响,等等。博士毕业后,他继续进行这方面的探索。这部著作中关于张载与道家、道教关系的论证,关于朱熹与道家、道教结下的不解之缘,关于朱熹对《周易参同契》、《阴符经》的研究,关于朱熹科学哲学思想以邵雍和沈括为渊源,关于朱熹哲学思想对南宋道教以后道教思想的影响,关于《附录》中用“道体儒用”规定王阳明哲学的特点,等等,都是发前人所未发的崭新观点。所以,该书无论是历时性的梳理,还是共时性的分析论证,都使人耳目一新,体现了著者在朱熹哲学思想研究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

著者所阐发的这些新观点并非空洞的说教。它奠基于鲜活而客观的历史事实的基础上,蕴涵着著者多年的学术功力。书中引例丰富鲜活,对它们的运用,著者信手拈来,达到了相当娴熟的程度。书中文献史料虽然厚重,却没有给人留下凌乱、堆砌的感觉。论述全面细致,引例丰富翔实,持论公允平和,是这部洋洋八十万字的巨著给人留下的总体印象。

值得注意的是,把道家、道教合而论之,是该书的一大特色。该书主要从哲学的角度来探讨道家、道教与朱熹哲学的关系,至于道家、道教在非哲学层面上的差异,著者存而不论,而对道家、道教在哲学层面上的不同之处,著者针对不同情况,在论及具体问题时给予了简要的分梳。

第二,构架别具一格。著者把全书分为“朱熹哲学与道家、道教关系的史料及其分析”(上篇)、“朱熹哲学对道家哲学和道教义理的吸收改造”(下篇)两部分,并把重心放在后半部分。作为一部哲学论著,该书结构严谨、层次分明。上篇侧重于考据源流,揭示根蒂,从探寻朱熹思想发展的时代背景和思想演变的历史进程的背景中寻绎出道家、道教与朱熹个人思想形成和演变的事实特征。下篇则侧重于把道家、道教的哲学层面的思想与朱熹哲学思想作共时态的比较分析。在比较中,著者从整体入手,着眼于类型、结构、关系的比较,即以相关问题为核心的关系模式的比较为重点。通过上篇的历时性的探讨和下篇的共时性比较,著者对道家、道教与朱熹思想的关系勾勒出了一个清晰的立体图景。这种历时与共时相互叠置的立体性构架,不仅充分体现了著者在构思上的良苦用心,而且使全书的蕴涵大大增加,结构科学合理,论证严密有力。

第三,立意高远深长。全书紧紧围绕朱熹哲学“纳道入儒”、“儒风道骨”这一鲜为人论的主题,从理体论、物体论、性体论、心体论、境界论五个层次和方面进行了全面而细致的阐释与论证,为朱熹哲学刻画出了一个严谨深邃的体系结构。

作者认为,理体论是朱熹哲学的内核和整个体系的出发点,是天人未分的抽象的形而上的哲理。朱熹的理范畴系从道家、道教的道和理范畴转化移植而来。道家、道教哲学对道的创生、生生不息的论证和实践信念上得道而长生的追求为朱熹的理体论奠定了原型。朱熹基于有无关系对“无极而太极”给予了本源论和本体论的解释,并以“理一分殊”、“体用一源,显微无间”和对理、气范畴的系统研究具体实现了这二者的统一,进而把得自于道家、道教的“一分为二”与“合二为一”的哲理方法,运用到了高度自觉和娴熟的程度。

物体论是天人相分之后朱熹在形而下的背景中探讨哲学问题的出发点。作者认为,朱熹以气(辅以理)同道家、道教以气(辅以道)来阐释万物的产生,都是遵循太极——阴阳——五行的运思模式。万物产生后,本源论让位于本体论,但依然气强理弱,这为格物穷理提供了必要性和可能性,也凸显了其困难性和复杂性,还为朱熹哲学重理轻物埋下了伏笔。

由理体论扩展至社会而有性体论。朱熹的性体论系从道家、道教的道性论转化而来,主要解决人修养成圣的根据和可能性问题。如同道家、道教用道与气的二分来解决性的先天与后天的对峙一样,朱熹既联系天道来说明人性的起源,又联系气来解释后天人性的千差万别,对人性作出了全面完整地说明。作者在分析比较后认为,道教性命双修的复性功夫与儒家养浩然之气的尽性功夫有异曲同工之妙。

物体论和性体论的理论指导实践,就落实为心体论,并进而推及功夫论。朱熹理气二元的心体论系来源于道家、道教道气二元的道心论。朱熹的脱胎于道家、道教的中和新说,以心为枢纽,把形而上与形而下、体与用、静与动、先天与后天、未发与已发等完美地整合在一起,达到了本源论、本体论与心性论的水乳交融。作者认为,求放心、寡欲、专一既是道家、道教的心地功夫,也是朱熹诚意、正心的功夫原则。

以心体论指导功夫修养而上达于天理的过程,就是境界的建构与提升。在境界论上,朱熹汲取了道家、道教境界论的精粹,把高明与中庸打合在一起,在广大的视野中定格人伦道德,从而使得尽精微成了有源活水。这样,出世被融合于入世,超世被粘合于即世,高迈的人格境界在当下的伦常生活中就可以建构、提升、超越,从外世态度和行为方式就可以衡定和品评自己和别人的人格境界。如此,著者把本源论、本体论、性体论、心体论、功夫境界论内在地关联在一起了。

综上所述,作者的结论是,朱熹站在儒家卫道的立场上,以道家、道教哲学在形而上层次的致思方向、思路、思维方式、概念之间的关系模式为基础,结合儒家经世致用的人伦政治内容,集前人思想之大成,构建了一个体用基本一致、博大精深的理论体系,从而既在形而上的层次超越了道家、道教,又在形而下的层次超越了他之前的儒家,达到了理学的最高峰。

应指出的是,上述“五论”所展示的朱熹哲学的体系结构,在国内外仅此一见。这似乎更符合朱子哲学的真精神。尽管国内外一些学者对朱熹哲学的体系结构不乏精当的论述,但总的来说,在整体性把握方面仍差强人意。孔令宏教授所开掘出的这一体系结构,无疑弥补了这一重大缺憾。

总之,本书坚持了历史与逻辑的统一、理论与实践的统一、继承与创新的统一,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其中的不少观点和论述填补了中国哲学研究领域的空白,不失为一部颇富创意的佳作。当然,还应看到,一切研究工作都不可能尽善尽美,本书同样存在一些不足或缺陷。例如,书中提及的某些论点,尚需进一步推究、商榷,某些概念、材料尚待进一步修改、补充、完善。但是,瑕不掩瑜,书中存在的不足,应该说正是它的创新特色带来的副产品,是促使它今后更加完美成熟的契机。

 

2002年2月20日

写信谈感想  到论坛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凡本站文章,均经作者与相关版权人授权发布。任何网站,媒体如欲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及Confucius2000的许可。本站有权利和义务协助作者维护相关权益。